第1118章 一言定生死

“什么人?”高天奇脸色一沉,看都不看便扬手打出一道袖箭。那袖箭只有三尺来长,上面碧光森森,是件至毒的灵物,名叫天毒箭,沾着就死,碰着就烂,便是道觉级的人物也不愿碰触。

一道法则锁链突兀地出现,它轻轻摆,与天毒箭碰在一起。就听“扑”得一声,天毒箭便燃烧起来,顷刻间化为齑粉。

一道修长的人影出现,目光冷漠地悬浮半空,不是张均是谁?他离开中央联邦之后,第一个来的就是姜家。他已知道,一切皆因姜柔冰而起,他此来就是要斩杀姜柔冰。当然,阳帝、血魂、至尊邪魔,他一个都不会放过,将一一斩杀。

高天奇的脸色变了,身为思大世家之一高家的核心青年一代人物,他是有眼力的。那法则锁链犹如实质,粉碎万物,那是传说中的“法王”才能做到的“法则拟形”的手段。法王不仅能够放出法则锁链,还能放出法则守卫等一切形态,随心所欲,无所不能。

“我与你无怨无仇,你为何杀我?”张均冷冷地质问他。

高天奇张口结舌,不知如何回答。好在他足够镇定,连忙拱手赔笑道:“阁下不打招呼就闯入,我还以为有敌入侵,对不住。我还有事,先行一步,告辞。”

说完,他小心翼翼地离开梅园,然后用最快的速度逃离。笑话,在法王面前道主都是渣,他一个法觉修士如何能够对付得了?更可怕的是,法王未来有可能成就道尊,那可是纵观古今历史都数得着的绝顶人物。与这种人物相比,大夏算什么?高家更是连个屁都算不上,他就算再狂傲也不敢招惹张均,只会客客气气。

“你……你想做什么?”姜柔冰两股战战,说话都不连续了,一脸畏惧地看着张均,不停地后退。

“杀人偿命,我来取你性命。你是自己动的,还是让我动手?”张均的语气没有一丝波动,机械冷硬,听在姜柔冰耳中却无异于夺命魔音。

张均杀人的话语一落,天上风云变幻,瞬间就阴云密布,阵阵杀意从云中透出。他心中的一缕杀意,沟动了天地法则,那天地立即就对姜柔冰产生的杀机。这就是法王,一念万法动,一意诸万动,腹是万法之王,号令万法。

“何人闯我姜家!”一声霸道之极的沉喝传来,一位老者龙行虎步,从东方行来,正是当朝大司马,姜古炎。”

“三爷爷!呜呜……”被张均法则压制的众人,如同受欺负的小孩遇到了长辈,立刻就哭着围上去。

姜太炎眉头一皱:“哭什么?出了何事,说给老夫听!”

那姜紫月哭泣道:“这个人叫什么钧天侯张均,他突然就闯进来,说要杀姐姐,呜呜,三爷爷你要为我们做主啊。”

姜太炎大怒,盯着张均道:“张云侯,谁给你的胆子,敢到我姜家撒野?”

张均当初就看这姜太炎不顺眼,当初夏皇封赏他,这老东西跳出来说三道四,又暗中阻碍他拿到好的封地。姜柔冰对中央联邦千万的损失无法挽回,无法承受,他无论如何都不会善罢干休,哪怕对方是姜家人!

“老匹夫,我要杀你,你拦得住吗?”张均也不与他讲理,第一句就说出目的。随着他的话语,一股浓烈的杀机锁定了在场之人。

姜太炎神色微变,之后他“哈哈”狂笑,一股霸道至极的战意从他身上飙升,居然硬生生地把张均放出的法则压力给扛下,并且面不改色。

张均凝视着对方,道:“姜太炎,你实力不弱,我今天未必能奈何你。可一年之后,十年之后,我杀你如屠狗,你要想清楚,是不是要护住姜柔冰。”

姜太炎的脸色变得难看无比,他阴声道:“那你也要活过一年,活过十年才行!”

张均大笑,他目光扫过姜柔冰,淡淡道:“你现在是死人了。”

话落,冥冥中一股力量降临,姜柔冰开辟的精神领域毫无征兆地突然崩解,她随之魂飞魄散。精神一灭,她的身体便缓缓软倒。这便是法王手段,一言能让人生,一言能让人死!核心法则沟通一切,直接就把对方的精神领域给粉碎,致人死命!

“混账!”姜太炎大怒,一掌拍向张均。他一动手,天地之间尽数是掌影,把张均给包围其中。

“小道尔,退!”张均一挥袖,姜太炎连同他的身体便瞬息退出千里,到了他的视线之外。

“姜太炎,你是大司马,我不杀你。不过你记住,若姜家再针对本侯,本侯见一个杀一个!”张均声音滚滚传出,不止姜太炎,整个金柱山的达官贵人都听到了。

“是谁这么嚣张?敢对姜太炎无礼?”众人震惊,纷纷出门观望,然而张均已然离开了。姜柔冰已杀,他的仇便报了。至于姜家,还不宜真的撕破脸,因他在大夏尚不算完全立足,还需要时间去积累。

“夏皇怎么没出现?”有看热闹的人奇怪地道。

“嘿嘿,说不定夏皇很高兴看到这样的事情发生。四大世家坐大,已然有些尾大不调了,让这个愣头青出来敲打敲打他们,未尝不是一种办法。”有人自以为聪明地分析道。

“可是你们不要忘记,对方威胁姜家,姜太炎却丝毫拿他没有个办法,这说明对方实力非常强。”此言一出,议论者都觉得心底发冷。大司马实力比肩夏皇,此人能对抗大司马,实力得有多么可怕?

姜太炎回来的时候,张均已然离开,他眸中寒光闪动,一晃身便消失不见了。没多久,姜太炎出现在大夏之东,一座古老的院落内。进入院子,他先是低头请求:“老祖。”

“老三你来了,进来吧。”一个听上去颇为苍老的声音响起。

一间简单的瓦房内,坐着一名老者,看上去六十七岁的样子。老者秃着头,穿一身灰布麻衣,他正在一个人做饭。姜太炎进屋,他头也不提,说:“刚弄好饭,你吃一点?”

姜太炎摇头:“孙儿吃过了。”

老者摆弄他的饭食,口中淡淡问:“出了什么事,让你如此心急,你可是有几年没来了。”

姜太炎躬身道:“孙儿一向要事缠身,请老祖莫怪。”之后,他就把相关张均的事情,一五一十地说了一遍,未有丝毫隐瞒。

姜老祖把做好的食物推到一旁,轻叹了口气,道:“此子成就法王,杀之不易,你有何打算?”

“我没有好的办法,所以过来请示老祖。”姜太炎恭敬地道。

“你又何必让姜家背负这一切呢?推给夏皇吧。张均杀我姜家人,闯我姜家宅,夏皇要给一个说法。”姜老祖道。

姜太炎恍然大悟,大喜道:“还是老祖有办法。只要想办法把张均的矛头指向夏皇,我们姜家就可以退出了。”

“你既然明白,去吧。”老者摆摆手,似乎不想再多说。

姜太炎从姜老祖处取了经,当即匆匆离开,去金光殿面见夏皇。另一边,张均正在追踪另外两名姜家的帮凶,穷杀和穷戮。这二人在他斩杀蛮皇的时候逃走,至今下落不明。然而他有佛眼,最能查找别人形迹。

大夏之东,也是姜家老家的地方,有一个叫神水国的地方。神水国盛产一种名叫“五行神水”的东西,能用于炼制五行灵丹,神水国也因此而出名。穷杀和穷戮都是神水国土生土长的人,他们原本都是大夏的奴隶,地位低贱。然而后来二人陆续都突破到了诸侯境界,这才在姜家的帮助下脱离奴籍,成为了平民。

穷杀和穷戮回来后一直蜗居在家,他们庆幸走得足够早,否则一定会和蛮皇一样,被那个可怕的钧天侯斩杀。兄弟二人这会儿坐在厅内,一边饮酒一边谈论那一战。

穷杀吞下口中酒,恨声道:“真可惜,那只大手没能一下子灭掉钧天侯,否则我们就不会这么狼狈了。”

穷戮道:“我们算是好的了,至少逃出一命。我只是担心,我们就这样逃掉,姜家会不会因此生怒?”

“不会。”穷杀道,“我们对姜家都是有用的人,他们不会轻易责备。”

“这就好。那钧天侯太可怕了,他一出现我就感觉自己的死期到了一般,以后万万不能再与之见面了,否则他一定会杀我们。”穷戮心有余悸地道,“法王的实力,真是可怕啊!”

“真是想不通,小姐为什么要得罪这样的人?只要钧天侯不死,以那种可怕的潜能,他早晚会成为姜家的心腹大患,连我们都要跟着倒霉。”穷杀连连摇头。

“不管怎样,一切有姜家扛,我们躲远点便是。”

“你们躲得了吗?”忽然,一个森冷的声音响起。

“不好,走!”二人听出来者是张均,当即大惊,就要飞遁逃离。

然而他们都发现天地法则似乎都被禁锢了,他们根本就逃不掉,连最基础的遁术都无法施展。

“出来吧,我给你们一个痛快。”张均的声音再度响起,“如果你们顽抗,会连累你们的族人。”

喜欢最强神眼请大家收藏:()最强神眼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