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6章 阵眼

他们本就是血戾之体,这种体质百万中无一,天生体内就有一股戾气。如果一生没遇到什么冤屈的话,这类人会像平常人一样生活。可一旦他们遭遇冤屈,他们的精神就会发生异变。

一般而言,只有修行极高深的人,才有机会开辟精神领域。而这些血戾之体不同,他们体质特殊,精神力一旦被冤屈激发,就会形成极其恐怖的力量,凝聚成一种类似于魔域的力量,称之为怨念魔域。

此刻,红袍人正在借助血魔大阵,汲取十二名血戾之体凝聚成的怨念魔域的力量。获得这种力量之后,他就能强行开辟自己的魔域,从而一举成为一代魔王。

看着十二具尸体,张均心中叹息一声,这些魔修果然都是作恶多端!他查明了情况之后,就准备退开,回去和胡锋等人商量如何动手。可就在这时,他察觉到七名不知从何而来的高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胡锋等人包围。

时间回溯到几分钟前,武王府的七位青年修士驱车赶到工地附近。为了找到这辆车子,他们没少花心思,调看了大量的交通监控录像,这才最终确定了胡锋等人的方位。

眼看胡锋这几个人都在一个地方站着,低声商量着什么。武王府的人暗暗高兴,真是好机会,正好把这几人一网打尽!

就这样,七个人无声无息地围过去。当胡锋几人发觉时,七灾杀阵已经发动,浓烈的杀机笼罩全场,胡锋几人顿感无比吃力,陷入苦战之中。

激烈的打斗声立刻惊动了红袍老者,他的眼睛猛然睁开,眸中浓郁的血光闪动。一缕魔识猛然朝四下扫射,第一个就把张均给锁定了。张均就感觉浑身一冷,一股恶寒逼得他打了一个寒噤。

“嗯?”红袍老者眼睛一亮,发出刺耳的怪笑,“有趣,有趣!居然被我遇上这样好的体质,真是绝佳的阵眼。”说完,他身形暴起,化作一道血影,几个呼吸就到了张均面前。

两人的距离本来很远,张均万万没想到这魔头的速度如此之快,看来血魔大阵给了他很大好处,实力飙升,已经超越了半步神通的境界。他大惊之下,反应也是极快,抬手就是一记龙虎真印镇压过去。

可对方太快了,他的手还没来得及抬起,一只苍白冰冷的手掌就掐住了他的脖子,使他全身的劲力全消。下一刻,他感觉景物闪电倒退,眨眼工夫就被魔头带到大阵之中。

身处阵中,红袍老者用一种毫无人类情绪的目光盯着他,阴恻恻地道:“小子,本来我借助这血魔大阵进升魔王的机会只有一半,可没想到老天居然帮我,把你这个体质超凡的人送到我面前。这样一来,我以你为阵引,成功的机会将超过九成!”

张均一瞬间想了很多,自己可以成为阵眼?为什么这么巧会遇上这魔头?他来不及想太多了,因为魔头不知在他身上用了什么手段,使他根本就动弹不得,连真力都没法催动。

红袍魔头重新盘坐下来,他没有理会外面的战斗,只是语气平缓地对张均道:“小子,能够成为血魔大阵的阵引,你应该感到荣幸。”

张均怒道:“魔头,就算你成为魔王,也绝对活不长久,自有人收你!”

“收我?”魔头轻蔑一笑,“魔域一开,我会怕谁?小子,你不要废话了,安静地等死吧。”

他话音未落,那十二具童尸上的血光突然汇聚过来,凝成一道血河,浩浩汇汇地全朝张均落下。一刹那,漫天血光一冲,他便五感尽失,六识皆消,整个人完全被无边的怨气、杀机、戾气等负面情绪包围。

这些情绪,极大地干扰了他的心灵,仿佛有千万根针在扎他的灵魂,他不由得发出一声怒啸。啸声远远地传出,战斗中的胡锋几人神色微变,要开始了吗?

武王府的人也吃惊地看向血魔大阵的方向,其实他们一早也感应到了那强烈的煞气,不过注意力一直放在胡锋等人的身上,此刻听到啸音,神情都是一凝,都感觉到啸音的主人实力在他们之上,而且此刻非常痛苦。

这煞气从何而来?啸音主人又是谁?那边正在发生什么?虽然他们心里充满了疑惑,可此刻无暇分身,很快又把全副的精力用到了对付胡锋等人上面。

张均的神魂完全进入了一个充满血腥与杀戮,恶毒与戾弃的精神领域,他强行让自我保持灵台不染。毕竟他是凭借自己的力量达到觉空境界的人物,虽然面对强烈的魔意冲击,却能硬生生地扛下来。

红袍老者“哈哈”大笑,神情极为兴奋,他猛然一吸,那些冲入张均灵台的血气,便又被他吸出来。张均就像一个血色怨气的中转站,血气中最危险最负面的力量都被他承受。而红袍老者吸纳的血气,等若被净化了,这极大提升了他进升的成功率,并且进升的时候也更加安全。如此一来,所有的凶险都将由张均这个“阵眼”承受。

“真是不错,凭借自身的力量觉空,难怪心灵这么强大。”红袍老者微微点头,他非常的满意。如果不出意外,再过半个多小时,他就可以成功开辟血煞魔域,成为一代魔王!

张均承受的痛苦非言语所能形容,这种心灵上的痛苦将比肉身的痛苦还要强烈数倍。如果他的神魂是有形的,那么血光中的怨恨魔意则像刀一样切割他,像剑一样刺他,像针一样扎他,让他体无完肤,生不如死。

当痛苦太过剧烈的时候,心灵便会麻木,张均的意识已经快要丧失了,他心底叹息一声,就这样死了吗?心里多少太多遗憾,有许多事情还没有做,太多的牵挂放不下。

伴随着血光入体,红袍老者越来越强大了,在他的识海中,一道强烈的怨念煞意凝聚成一尊魔王。这魔王皮肤是暗红色的,上面布满了细密的鳞片。他双眼幽碧,头生一对尖角,口生青色獠牙,气质冷酷怨恨,身高十米开外,魔性十足。

这尊魔王越来越强大了,红袍老祖更加高兴,他发出一声怪啸。魔音一出,打斗中的胡锋等人尽皆心灵大震,他们停了下来,然后下意识地就朝大阵走去。

可这些人毕竟不凡,走出十几步后,胡锋第一个清醒,他大叫一声拉着同伴转身就走。武王府的人也清醒过来,无不惊出一身冷汗。他们再也顾不得除掉胡锋了,也是扭头狂奔,有多快跑多快。

他们分两个方向狂奔,胡锋几人在一起,跑出几百米感觉较安全了之后才停下来。冯间叹息一声,说:“我们这样做,是对是错?”

胡锋神色坚定,道:“我相信他一定成功。”

“可如果不成功呢?”卫小英面露不忍之色,“他的下场会非常凄惨。”

“这是他的选择。”周德叹息一声,“他早就知道危险。”

冯间道:“历来的真武之体,都是借助魔阵炼就的,其中九种魔阵最合适,而这血魔大阵是其中效果最好的一种,可成功率也极低,能活下来的人百中无一。”

胡锋苦笑:“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咱们武当山三十年来就一直在暗地里跟踪这个魔头,就是希望有朝一日能够找到合适的人选,让其成就真武之体。外人只知道咱们武当山有真武之体,却不知道真武之体是什么。”

几个人的眸子都明亮起来,卫小英道:“真武之体一旦形成,就会越战越强,越挫越勇,灵武双修,成就无上战仙之道。三丰祖师在这条路上走了很远,可惜还是失败了,未能走出最后一步。”

“我相信张均一定会成功。”胡锋道,“他根本不像是早夭的人。”

“希望如此吧。”周德表情严肃,“如果这次还不成功,武当山就没机会了。”

冯间看向武王府几人逃走的方向,眸光冷冽,道:“没想到会遇上武王府的人,武王府的唯一战体与武当山的真武之体异曲同工,两家也因此斗争激烈。师父说武王府和咱们武当山一样,已经几百年没有遇到战体了。如果我们武当山能够先找到真武之体,必能狠狠压武王府一头!”

另一边,武王府的人也逃到了安全地点,他们一个个神情惶恐。丑陋女子脸色发白,道:“好强大的魔念,我们差一点就中招!”

三师兄脸色阴晴不定,本来就要把胡锋几人拿下,七灾杀阵绝对可以杀死他们,没想到功亏一篑,被那一声魔音给破坏掉。

“咱们立刻通知师父,这里发生的事情不简单!”他道。

众人都同意,当即就和K酒店的光头中年人通了电话,把这里的情况详细说明。光头中年人听后,脸色一变,他立刻沉声道:“你们千万不要轻举妄动,等我过去。”说完他挂断电话。

牌桌上另外几人把电话内容听得分明,他们也是神情凝重,一人道:“看样子应该是最近在中印一带肆虐的那魔头,他怎么会来内地?而且还敢明目张胆在这里练功?”

光头中年人目光闪烁,道:“如果我没猜错,他可能动用了‘血魔大阵,想藉此进级,开辟魔域。”

另外三人一听脸色大变,“腾”得都站起来:“巴兄,我们不建议你过去,太危险了!万一那魔头成功,咱们子弟兵也根本不是对手。”

光头中年人淡淡道:“你们不知道,武当山的真武之体其实要靠这种魔阵煅神炼形,而偏偏武当山的几个小崽子都在,我感觉这件事不简单,非要去看看不可!”

那三人一听,虽觉得惊奇,可并不愿跟过去冒险,他们说了几句废话就都告辞了。光头中年人稍作准备之后,带上几名随从,驱车赶往工地。

喜欢最强神眼请大家收藏:()最强神眼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