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5章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杜战帝面色屈辱,忍着剧痛颤抖,主动……爬进了狗笼子里。

在宁冬夏的威胁之下,他根本不敢反抗啊。

此时的宁冬夏,就像一个女魔头。

让杜战帝都感觉害怕。

在场所有保镖,都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幕……

这……

此时眼前这一幕,让所有人都震惊,瞳孔瞪大……

这……

堂堂杜家二公子,竟然……主动和一条狗一样,钻进了狗笼内?

这一幕场面,也太震惊了。

宁冬夏手持枪械,站在狗笼前,看着杜战帝钻进去。

而后她直接一把‘呯’狠狠关上狗笼的门。

用厚重的铁索,将整个狗笼给狠狠锁起来!

“抬进车库,关起来。”宁冬夏对手下保镖们,冷冷叱喝了一句。

一群保镖们,顿时面色凝重,抬着杜战帝……将其抬进了车库内。

见到这一幕,被关在狗笼子里的杜战帝,面色无比憋屈狰狞。

“宁冬夏……你真敢关我?”杜战帝趴在狗笼子门前,双手死死握着铁笼的栏杆,狰狞道!

宁冬夏扭头,美眸冷冷扫了他一眼,“在你杜家与我谈判达成之前,你只是一个筹码。你没有选择的余地。”

宁冬夏美眸冰冷,说完,直接转身离去……

这一刻,被关在狗笼里的杜战帝彻底慌了!

他用力抓着狗笼的铁栏杆,大喊道,“宁冬夏……放了我!快放了我!!你不能关押我!你这是有辱人权……!!”

“宁冬夏……!!宁冬夏……快放了我,你要什么条件,我都答应你……求求你……放了我……”杜战帝的声音,从先前的狰狞怒吼,到后来的凄惨崩溃,最后求饶……

但,宁冬夏根本没有搭理他……

宁冬夏踩着高跟鞋,款款走进了檀宫别墅内……

杜战帝被关在狗笼内,整个狗笼……都被抬进了车库。

他怒吼,撕心裂肺!

但根本无法挣脱这只大狗笼。

堂堂黑道世家二公子,百年杜家的后代子嗣……此时,竟被关进了狗笼中……

这若传出去,恐怕要震惊江南!

车库外,那群保镖们面色冷厉,直接将车库的卷帘门给狠狠拉下来,关上了车库门。

只留杜战帝一人,被关进了漆黑阴森的地下车库内……

……

这一夜,江南,依旧平静。

可,对于杜战帝麾下,那数千名打手而言,今夜……注定是难眠的一夜!

杜公子被抓走……并且直接失联了……

这群打手们……拨打了数百个电话,都没有联系上他们公子。

并且,公子身上的手机GPS定位,也失去了踪迹。

公子仿佛,彻底人间蒸发,消失了一般。

这群打手们彻底慌了。

公子失踪被抓……

这件事,若是传到家族总部的耳中……

那他们这数千名打手,都吃不了兜着走啊!

所以,这数千名打手们今夜,注定无眠。

他们一边全城搜寻着公子的下落。

一边隐瞒着情报……不敢通报给家主……

他们只希望能在这件事还未被捅破之前,搜寻到公子的下落……

然,这一夜,无论他们怎么查,恐怕都查不到公子的下落……

他们不会想到……公子,会被宁冬夏带到私人别墅……更不会想到,他们的公子,会被关进狗笼里……直接囚禁在车库底下……

……

一夜,深邃。

翌日。

清晨。

檀宫别墅。

宁冬夏穿着紧身黑色小西装,坐在餐桌前,悠然自得的享用完了一顿早餐。

而后她踩着高跟鞋,走出了檀宫别墅。

陈修叼着烟,跟在身旁。

“打开车库。”宁冬夏对保镖们吩咐道。

几名保镖ong恭敬点头,上前,缓缓打开了车库大门。

漆黑的车库,因为车库门的打开,而变得亮堂。

两名保镖走进了里面。

只见,车库内,传来一阵屎尿味儿。

车库中央,放着那只黑色金属大狗笼。

狗笼内,杜家太子爷,杜战帝……整个人正被囚禁在狗笼内……

此时的杜战帝,趴在狗笼中,整个人无比凄惨,正在睡觉。

昨天晚上,一直被关到了现在。

经历了整整十几个小时的折磨。

杜战帝一晚上都没吃饭……整个人都被饿的难受……

对方连一口水都不给他喝……让他显得无比凄惨。

尿憋不住了,他只能在狗笼里撒尿……

肚子疼了,也只能在狗笼里拉屎……

这种生不如死的感觉,让杜战帝几欲崩溃啊。

此时,车库大门打开。

杜战帝终于看到了一线生机。

他睁开眼睛,从狗笼中爬起来。

趴到狗笼前。

“宁董……宁董……快放我出去吧,我知道错了……求求你。”杜战帝趴在狗笼前,对着车库外的那道倩影,颤抖着求饶道。

纵使,他是黑道赫赫有名的枭雄公子哥……

可在如此羞辱囚禁之下,他也会崩溃。

杜战帝此时,所有尊严都被击碎了,只求宁冬夏放过他。

宁冬夏站在车库外,并未搭理他。

而是看了他一眼,确认死活而已。

“还活着?给他喂水,别死在车库里。”宁冬夏声音冰冷道。

“是。”身旁的保镖们恭敬点头。

将一瓶矿泉水丢进了狗笼内。

杜战帝急忙一把抓住矿泉水瓶,捏开瓶盖,大口灌水!

他饿了一晚上,也渴了一晚上,简直憋坏了!

一大瓶矿泉水很快被喝完了。

“宁董……放了我吧……求求你放了我!我保证出来以后,不找你复仇……你想要什么筹码?我保证,全部答应!求求你放了我……”杜战帝被关押在狗笼子里,他的所有脾气全没了。

只剩下惊恐求饶。

“你只是一个筹码,你有资格跟我谈么?”宁冬夏站在车库外,美眸冷冷扫了他一眼。

说完便要离去。

“宁……宁冬夏……你这是……违法人权……你这是犯法的!这是非法拘禁!!!我……我要告你……!”杜战帝此时,彻底崩溃了,气急败坏之下,抓着狗笼的铁栏杆,怒道!!

听到这句话,宁冬夏美眸冷漠,扭头扫了狗笼中的他一眼。

“人权?”

“杜公子你一个黑道败类……也配跟我谈人权?昨夜,你绑架我父亲,调动几千人马围堵我时,怎么不谈人权?怎么不谈你所犯下的罪行?”宁冬夏语气冰冷如寒,反问道。

杜战帝:“……”

“宁董……我……我昨天只是跟你开玩笑……大家低头不见抬头见……给个机会……放了我吧……求你了……”杜战帝颤抖着继续求饶。

宁冬夏懒得在搭理他。

对保镖叮嘱了一句,“看好他,定期喂水,别饿死就行。”

说完,她直接转身钻进了奔驰车内。

面对车库内,杜战帝那撕心裂肺的惨嚎,暴怒骂声……她根本没有搭理。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杜战帝身为黑道枭雄之子……平日里杀人放火,无恶不作。

昨夜,更是敢派人绑架她父亲宁成儒?

还敢调动数千名人马围堵。

这,已经彻底逼到宁冬夏的逆鳞了。

若昨夜,宁冬夏没有反抗。

那恐怕,昨夜死的……就是她自己。

江湖,从无怜悯可言。

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宁冬夏已经深知这个道理。

她,已经变了。

变得不再守规矩,不再怜悯,拖泥带水。

她一旦出手,便绝不打算留情。

奔驰车队启动,载着宁冬夏和陈修俩人,缓缓离开了檀宫别墅……

只留下杜战帝一人,被关在狗笼里,撕心裂肺的惨嚎……

……

沪海市。

街头。

清晨,街道上。

宁冬夏的奔驰车队,缓缓穿行在街头上。

宁冬夏坐在车内,长腿膝盖上……放着一台笔记本电脑。

她正坐在车内,对着电脑忙碌办公。

陈修坐在一旁,掏出了一根卷烟。

“来一根?”他将红双喜卷烟,递到了宁冬夏面前。

以前,宁冬夏是从不抽烟的。

可这几天,宁冬夏不仅换了一个性格,还学会了抽烟。

宁冬夏眼角余光扫了他一眼。

“我不抽劣质烟。”她淡淡回了一句。

然后从香奈儿包中,掏出了一根女士苏烟,提给陈修。

同时,也给自己点燃了一根烟。

宁冬夏坐在车内,深吸了一口。

“抽烟的姿势,越来越老练了。”陈修饶有意味的说道。

宁冬夏双指玉手夹着苏烟,美眸看了一眼那跟点燃的苏烟。

她绝美的红唇上,闪过一抹深邃无奈,而后……转身便被冷艳所取代。

“有些东西,总要学会的。谁让我,人在江湖呢?”她吐出一口烟圈,美眸扫了一眼陈修。

而后,望向了车窗外。

屠龙少女,无法屠灭恶龙。

被这片乌黑的天穹所深陷。

最终,那名少女,只能化身为恶龙。

以恶龙咆哮,违抗这片天……

有时候。

人在江湖。

只能身不由己。

无法独善其身,那只能,融入江湖,以恶制恶。

而,正当奔驰车队,行驶过一处四岔路口时。

突然,前方街头。

公路路面,开始颤抖起来。

紧接着,前方,无数黑压压的车队,缓缓……从视线中涌现!

喜欢猛兽出笼请大家收藏:()猛兽出笼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