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章 万事俱备,杀阵摆列!

凌晨八点。

沪海市,国际教堂内。

此时,整个教堂葬礼现场。

各大江南本土的媒体机构,新闻记者们,商报记者们,也都来到了现场,进行现场直播,这场空前规模的葬礼。

这白山川一家,死的……也算是可悲可怜。

一个月前。

儿子白天骄,才刚死于意外。

结果,一个月后。

老子白山川,也死于意外。

父子两人的葬礼。

竟然只隔了一个月。

这,不得不让人唏嘘。

但,

在场知晓内幕者,还是有几个的。

所有线索矛头,其实……都指向了一个神秘人物……

陈修。

而此时。

教堂中央。

张腾正一身黑色中山装,肩膀上……别着一朵白色雏菊。

他淡淡站在国际教堂内,静静……等待着那个男人的出现。

“陈修,你会来么……”张腾眸光平静,喃喃自语。

他的目光视线,直直盯着……教堂门外……

他,在等待着!

等待那个猎物的出现!

今日,耗费五千万巨资,举办这场葬礼!

并且,邀请了江南各地的知名媒体机构,全部前来。

数十家媒体,进行现场直播!

一切,只为了……激将那头猎物,陈修的出现!

引兽入瓮。

困兽之战!

今日,整个国际教堂内……注定,是一场四面楚歌。

整个教堂四周,方圆一公里内,早已被张腾,提前埋伏好!

沿着教堂四周,那一片密密麻麻的树林内……早已,暗中潜伏遍布了……整整两千名张家武装势力!!

整整两千号人,暗中潜伏,蓄势待发!

今日,注定是一场……鸿门杀宴!

万事俱备。

杀阵摆列!

一切,只等那头猎物,陈修……主动上门了!

而。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了!

张腾,站在国际教堂内,足足……等了近两个小时。

可却依旧,没有等待……那头猎物的出现。

张腾美眸平静冷漠,他缓缓抬起手腕,看了一眼那只名贵……价值五百万的百达翡丽手表一眼。

手表上,那根镶满钻石的指针,赫然……指在了‘10点正’方向。

已经,上午十点了。

他已经,在教堂内,站立等待了,足足两小时。

可,那个猎物陈修……却还未出现。

整个国际教堂内,此时……已经坐满了各路前来悼念的嘉宾们。

此时,这些嘉宾们,也做的有些不耐烦了。

但,张腾没有开口说解散葬礼。

这群嘉宾们,自然也不敢起身。

只能忍着无聊枯燥乏味,继续坐在教堂内,等待着。

张腾眼眸微眯,望着教堂外。

他的眸中,闪过一抹阴冷杀机。

陈修,直至此时,还不来?

难道,他是怕了吗?

张腾眸中,闪过杀机。

他今日,花费大力气,步下如此杀局。

那陈修,怎能不来呢?

他,缓缓掏出手机。

找到陈修的办公室座机号码。

而后,拨打了一则电话过去。

……

而此时。

上午十点。

未来集团,总部。

私人保镖办公室。

陈修正翘着二郎腿,坐在办公室内,叼着烟,手里捧着一本小说书,淡淡翻看着。

对于张腾的葬礼邀请,他直接抛到了脑后,早就忘了,甚至根本就没在意。

“叮铃铃~!”就在此时,突然……他的办公室座机电话,急促响起!

陈修微微一愣。

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是一个陌生的本地号码?

他疑惑接起电话,“哪位?”

电话案头,沉默了几秒钟,而后传来了一道深邃冰冷的声音,“张家,张腾。”

听到这个名字,陈修眼眸,微微一眯。

“哦?原来是张公子,这大中午的,找我何事?”陈修握着电话,淡淡问道。

电话那头,传来了张腾深邃冰冷的声音,“陈修,我今日……为白山川会长举办葬礼大宴,特邀你前来。你为何不来?”

“莫非,你是怕了,不敢来?”电话中,张腾声音平静冷漠,缓缓问道。

保镖办公室内,陈修翘着二郎腿,握着电话,淡淡回了一句,“你算什么东西?你让我来,我就来?那我岂不是很没面子?”

此言一出,电话那头,张腾整个人握紧手机,咬牙切齿!

通过电话,能听到张腾那粗重浑厚的呼吸声。

那是愤怒的呼吸。

可见,电话那头的张腾,有多怒。

“陈修,枉我真是,高看你一眼。原以为,你会是一尊人物。没想到,呵……只是区区一只蝼蚁,胆小如鼠。”

“你若是怕了,便直说。我会让你多活几天的。”电话中,张腾声音冰冷如寒,冷冷道,“只不过,你的命,应该留不了几天了。我已封锁了全江南所有港口,和出省通道。从你杀白山川的那一刻起,你,便已是一个将死之人。任何得罪我张家者,没有一个,能活着留在江南。你,也不例外。”

办公室内,陈修握着电话,满脸不屑冷嘲,“张公子,你这威胁……和电视剧小说一样老套。能换点花样吗?”

电话中,张腾咬牙切齿!

能听到他牙齿打磨的声音!

“陈修……我张腾发誓。你,活不过24小时。”电话中,张腾的声音,咬牙切齿,狰狞道!

“哦,是么,那我翘首以待。”陈修说完,也懒得搭理对方,直接挂断了电话。

威胁之言,谁没听过?

区区一句威胁,陈修根本没放在心上。

只不过,挂断电话后。

陈修坐在办公室内,深吸了一口烟。

总感觉,被人威胁……自己若不上门,好像……也挺说不过去的。

对方毕竟,摆下如此大规模的阵仗……还邀请了那么多电视媒体前去呢。

这么大的阵仗摆下。

都只是为自己一人准备?

这阵仗,陈修若不去,还真是愧对了‘对方一番好意?’

罢了。

陈修掐灭烟蒂,起身。

既然对方诚意相邀。

那他也不妨,去一趟那葬礼吧。

他很好奇,那张腾,能设下一场什么大戏?

陈修走出办公室。

来到了隔壁的董事长办公室,和宁冬夏打了一个招呼。

“我出去一趟,你待在公司里,别随意外出。”陈修语气平静,淡淡道。

董事长办公室内,宁冬夏美眸一愣,疑惑的看着他。

“你要去哪儿?”

陈修淡淡回了一句,“白山川葬礼。”

宁冬夏:“……????”

听到这句话,宁冬夏整个人就懵住了……

这???

这个疯子,要去……白山川的葬礼???

“你难道不知道……那场葬礼,是场鸿门宴吗???”宁冬夏俏脸凝重,提醒道!

陈修点点头,“知道。”

宁冬夏:……

“知道,那你还去???你这不是去送死吗??!张腾今日越不会善罢甘休!你去了,凶多吉少!”宁冬夏俏脸凝重提醒道!

如今,江南局势瞬息万变。

宁冬夏不想让陈修出事!

陈修若一旦出事,那她未来集团,也将很危险。

陈修如今,一个人,扛起了整个未来集团的安保重任。

陈修,对集团安保而言,很重要!

“白山川摆下如此大阵仗,亲自设宴。我若不去,岂不是不给他面子?”陈修淡淡吐出一句。

宁冬夏:“……???”

这都什么时候了……

“人家这是要杀你啊!你还给他面子??”宁冬夏俏脸复杂焦急,简直难以理解,这个男人此刻脑子里的想法!

为什么这个男人的脑子里,想的东西都是稀奇古怪的,都是何别人截然不同的!

“面子自然是要给,毕竟也是对方一番好意。”

“你乖乖在公司里待着,我不在身边,注意别出去乱跑。”陈修眸光平静,淡淡交代了一句。

而后,他倏然转身,离开了办公室。

“喂……你别去……你这是狼入虎口!自己送上门!”宁冬夏俏脸复杂焦急,试图追上去拦住他……

但她,又怎能拦得住陈修?

陈修要做的事,没有人能阻拦。

……

而此时。

十公里外。

江南,国际大教堂。

此时,整个教堂内,一大片宾客们,正坐在教堂中,已经等待了足足两小时。

此时,已是上午十点。

他们从凌晨八点,一直等到了上午十点。

却迟迟未见,那个陈修的到来……

所有宾客们,都坐的有些不耐烦了。

那些现场的媒体记者们,也都等的无语了。

若非现场,张腾还在。

这些人早就走了。

此时,迫于张腾的颜面,他们只能继续留在现场。

张腾不开口。

现场谁敢走?

“公子,这……还要再等下去吗?这再放下去……棺材里的尸体,都快腐烂了……”一旁,一名手下面色复杂,凑上前小心翼翼问道。

张腾站在祭奠台上,眸光复杂。

他胎起手腕,看了一眼百达翡丽手表上的时间。

此时,已经又过去了二十分钟。

张腾的面色,有些复杂阴冷。

看来,陈修那个蝼蚁,终究是不敢来了。

他,终究还是怕了。

激将法都已经无用了。

只可惜了现场,今日这耗费数千人,布下的天罗地网杀阵了。

张腾扭头,看了一眼一旁,那口红木棺材中,已经有些腐烂的尸体。

白山川的尸体,存放了好几天,如今是夏季,南方气候炎热潮湿。

这尸体,都已经存放不住了,开始表皮腐烂。

散发出一阵恶心的淡淡尸臭。

张腾眸中,闪过一抹阴霾。

“撤吧。通知丧葬队,抬棺,准备给白会长下葬。”张腾语气中,带着一丝不甘无奈。、

今日,猎物不敢出来了。

他耗费这么资源力气,设下的一场鸿门宴,要无功而返了。

国际教堂内,现场……殡仪丧葬队,敲锣打鼓,道士们念着经文,舞起桃木剑。

一群西装大汉们,扛起了装着棺材的尸体。

准备,前往墓地,将白会长的尸体下葬了。

教堂内,现场无数宾客们,也面色复杂,齐齐起身。

本以为,今日……能有一场好戏观看。

结果,猎物却不出现。

真是扫兴。

遗憾。

张腾一身黑衣中山装,煞有其事的走到棺材面前。

他佯装出一副尊敬的模样,对着白山川的尸体,鞠了个躬。

“白会长,一路走好。”

“你为江南商界做出的这片贡献,我们会铭记。”张腾面色凝重恭敬,缓缓说道。

他这番话,要多虚伪,有多虚伪。

完全就是当着现场这么多电视台记者……这么多现场直播的面,佯装出来的。

一切,都是为了做戏,树立自己重情重义的人设而已!

那些直播电视机中的百姓们,不知道的是……张腾背地里早已强取豪夺了白山川名下的所有资产!

只差江南商会……会长的位子,还没夺下而已。

这白山川,心狠手辣,表里不一。

这就是个彻头彻尾的伪君子。

而,正当张腾行礼鞠躬完毕。

准备让人们抬着棺材,离开教堂,去墓地之时。

今日这场葬礼,布下天罗地网之杀局。

最终,只剩解散了。

张腾有些郁闷。

而就在此时!

突然,教堂外,一名手下……焦急匆匆,疾步冲进了教堂内……!

“禀公子……来……来了……!!”那名手下声音焦急无比,因为紧张,甚至都说不清话了。

张腾眼眸一凝,问道,“什么来了?说清楚点?”

那名手下声音焦急凝重,颤抖焦急说道,“疯……疯子陈修……他,他来了……!!”

刷~!

当听到这句话,张腾的瞳孔,倏然……一缩!

他猛地抬头,眸光视线……顺着教堂的门堂,朝外望去……

果然!

只见教堂外,数百米远处。

一辆黑色的奔驰轿车……正缓缓停在教堂广场外。

车门推开。

一名西装笔挺的青年,缓缓下车。

他嘴里叼着烟,眸光平静深邃,正一步一步,朝着国际教堂走来……!

陈修?!

是陈修……!!

疯子陈修,他……来了……!!

国际教堂中。

当张腾见到……教堂外,那道西装身影时……

他的嘴角,终于……扬起了一抹深邃莫名的弧度。

那是阴狠,冰冷,森寒……和毒辣!

无尽情绪交织在一起,形成一个狞笑。

张腾在笑,笑得狞冷,“终于来了。”

而此时,教堂内,在场无数宾客们,也纷纷扭过头,顺着教堂门外,望去……

只见教堂门外,广场上。

一道黑衣西装身影,正叼着烟,眸光平静,一步一步……缓缓踏步而来。

教堂内。

张腾缓缓掏出对讲机,对着对讲机,下令道,“所有人,杀阵保持,严阵以待。”

随着张腾这一道命令下达。

国际教堂四周,方圆一公里内。

两千号暗中潜伏的打手们,齐齐列阵!

国际教堂,广场上。

四周无数的树林中。

一片黑压压的人海,缓缓浮现。

左侧广场上。

人海,黑压压一片,缓缓碾压而来。

紧接着,右侧广场上,又是一片黑压压的人海,缓缓涌现。

广场正中央。

陈修微微抬眸,眼角……扫了左右两侧一眼。

而后,他又扭头,扫了一眼身后……

只见,在他身后。

黑压压一片的人海,不断浮现。

正,缓缓逼近而来。

今日,这是一场杀阵!

前所未有的杀局之阵!

“嚯,好大排场的鸿门宴。”陈修扫了四周一眼,嘴角,扬起了一抹淡淡弧度。

面对这场,早已准备好的必杀劫阵。

陈修,却不退……反进。

他深吸了一口烟,而后……踏步,登台而上!

喜欢猛兽出笼请大家收藏:()猛兽出笼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