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章 山海局,特殊快递

“5000万年薪,来我张某人麾下,如何?”

张腾语气平静,淡淡盯着陈修,开口问道。

会议室内,场面,瞬间寂静一片。

5000万年薪。

这。

可是,前所未有的超高年薪啊!!

宁冬夏,已经给陈修开出了一份极高的年薪了,一年500万的薪酬!

这般薪水,足矣在江南这种顶级一线城市,一年买一套房子首付了。

可,此时此刻。

张腾,竟然……直接给陈修……开出了……5000万的年薪?!

这,是什么概念?!

一年五千万!

那他在江南沪海,这种寸土寸金的地方……一年的薪水……就能买五套房子!

如此超高的年薪……

这一年的年薪,堪比一整个集团公司,一年的集体营收啊!

陈修工作一年,赚的钱,是普通人的数千倍!

会议室内,原本正欲踩着高跟鞋,起身离开的宁冬夏,听到这句话后,俏脸……倏然变色。

宁冬夏停下脚步,美眸复杂冰冷,盯着张腾。

她没想到,这张腾,竟如此大胆……如此无忌。

敢在她的面前,如此肆无忌惮,当场挖她的保镖员工?

“张公子,你什么意思?”宁冬夏声音冰冷,直接叱问道。

张腾嘴角叼着烟,深吸一口。

“宁董,我的意思还不明白吗?”张腾笑的很阳光,如和煦春风。

"我在挖你的员工。"他大方落落的解释道。

宁冬夏:“……??!”

宁冬夏银牙紧咬,她还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徒!

宁冬夏扭头看向陈修。

此时,会议室内气氛压抑。

一切,只能陈修表态。

陈修一身西装笔挺,坐在椅子上。

深吸了一口烟。

“小兄弟,7000万年薪,来跟我,从此在江南,你将享有数不尽的荣华富贵。我张家的权利,人马,你皆可调动。”张腾语气平静,又抛出了诱饵。

这句话,表明,他将下放权力。

给保镖陈修,一部分的权利。

从此,便可在江南为所欲为。

陈修坐在会议桌椅子上,眸光平静淡漠。

此时的他,无法应答。

他的贪钱人设,其实,都是伪装出来的。

他来保护宁冬夏,唯一的目的,就是为了暗中执行特工任务,绿洲行动!

因为,想掩饰特工的身份。

所以他才伪装出了一个,贪财的人设性格。

而此时。

张腾突然开出如此超高的年薪。

这,让陈修的人设,有些难以抉择。

7000万年薪。

这,的确是一笔天文数字。

陈修若是不答应。

那,恐怕会遭到怀疑。

他现如今的人设,是一个贪财如命的雇佣兵。

一个雇佣兵,面对7000万的巨额年薪,他又怎能拒绝?

陈修沉默了几秒钟。

而后,终于开口。

“我考虑一下。”他叼着烟,淡淡回了一句。

他并未直接拒绝。

拒绝的太快,反而会遭人怀疑。他特工的身份,可能会被揭穿。

所以,陈修只能假装心动,考虑一下。

而,宁冬夏听到他这句话时,只感觉……心微微一凉。

陈修,这是……打算背叛自己么?

她最担心的事情,终于要发生了。

陈修,虽然身手恐怖,深不可测。

但,他是一个雇佣兵。

一个贪财如命的雇佣兵。

这种人,如果……一旦收到高利润金钱的诱惑……那,便有可能,背叛原雇主。

宁冬夏此时,心绪有些微凉,失望。

她很担心,陈修的背叛。

如果失去这么一尊超高身手的保镖。

她接下来的人生安全,恐怕……会危机重重。

会议桌前。

此时的张腾,脸上依旧清风和煦,淡淡笑着。

“好,那小兄弟,你好好考虑考虑。三天内,我等你答复。”张腾说完,倏然起身。

脸上,带着和煦的微笑。

根本看不出他身上,有任何危险的气息。

这个男人,太会掩饰隐藏了。

将一身戾气杀戮,全部隐藏。

乃至于,让他犹如书生一般,温文尔雅。

张腾叼着烟,缓缓朝着会议室门口走去。

当走到宁冬夏身旁时。

他停了一下脚步。

“宁董,中午有幸请您,一同共进午餐吗?”张腾面带微笑,深情款款的邀请道。

此时的他,就像一个没事儿人一眼,邀约宁冬夏。

“你还想干什么?”宁冬夏美眸冰冷,盯着张腾。

这个张腾,是真的不要脸么?

人至贱,则无敌。

前一秒钟,还试图挖自己的员工。

现在,又说要请自己吃饭??

脸呢?

张腾脸上,扬起一抹淡淡的弧度,“张某人不想干什么。只是想和宁董一起吃个饭,探讨一下更多合作的机会。”

“就算不合作,至少也能有个机会不是?话说宁董,你单身么?鄙人也正好单身,若是不嫌弃,我们可以试试?”张腾脸上笑,依旧淡淡洋溢着,缓缓说道。

“你还真是不要脸。”宁冬夏美眸冰冷,狠狠斜了他一眼。

她根本懒得搭理这种男人。

宁冬夏直接踩着高跟鞋,冰冷的走出了会议室。

张腾嘴角的笑意,更深了。

他叼着烟,扭头……看了一眼会议室,正在抽烟的保镖陈修。

“小兄弟,你好好考虑,后会有期。”

张腾打了个招呼,然后,便叼着烟,淡然自若,缓缓离开了会议室……

他径直一个人搭乘电梯下楼。

楼下,那辆劳斯莱斯已经恭候多时。

张腾钻进轿车内。

劳斯莱斯轿车,缓缓驶离而去……

……

未来集团。

70层。

董事长办公室。

宁冬夏站在落地窗前,看着窗外下方……那辆飞驰驶离而去的劳斯莱斯轿车……

不知为何,此刻的宁冬夏,心绪无比复杂凌乱。

而今,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她刚知道,白天骄的死,和自己的保镖有关。

这件事,非同小可。

白家,绝不会放过她未来集团了。

而白家的事还未摆平。

江南,四大黑道世家之一,张家太子,又突然出面,一番威胁?

这,让宁冬夏四面受敌。

此时的情势,已是四面楚歌之势。

宁冬夏一个人,根本无法应对。

她俏脸复杂,掏出手机,给秘书打了个电话。

“让陈修立刻来我办公室。”宁冬夏声音冰冷,下令道。

几分钟后。

办公室的门,被推开了。

陈修叼着烟,穿着一身燕尾服西装,缓缓走进了办公室。

“你找我?”陈修叼着烟,毫不客气的坐在办公室沙发上,面色淡漠。

落地窗前,宁冬夏扭过头,看着他。

“白天骄,是被你所杀?”宁冬夏声音复杂凝重,再次问道。

“是。”沙发上的陈修,点点头。

“宁冬夏:“……”

她只觉得,大脑有些乱。

“你为何要杀白天骄?”宁冬夏问道。

“因为他该死。”陈修叼着烟,坐在沙发上,淡淡回了一句。

宁冬夏:“……”

她有些无言以对。

白天骄,的确该死。

但,也不能……肆无忌惮的乱杀人吧?

“白天骄是该死,但他的死,应该交给城市律法去制裁。而不是你,肆意杀人。你想过后果吗?”宁冬夏双手抱胸,此时的她,有些恼,有些恨铁不成钢。

这个陈修,难道真不知道,杀人的严重后果吗?

而且,他杀的……可是,江南知名人物!

商会会长的儿子!

陈修坐在沙发上,深吸了一口烟,淡淡道,“这座城市,制裁不了他。只能我代为裁决了。”

宁冬夏:“……”

此时的她,不知如何反驳。

的确……白天骄,权势滔天。

黑白两道通吃。

这些年,他犯下了多多少恶事……

可根本,没有一个机构,能制裁的了他。

任何制裁手段,都被他完美规避。

在这片江南,他白天骄,真的可以为所欲为。

“那你也不能…随意杀人吧?杀人,是犯法的。沪海的白道势力,以及官方机构,不会放过你的。”宁冬夏声音带着凝重,担忧道。

杀人,是犯法的。

在和平年代,杀人,是要偿命的。

在哪个国家,哪个地域,都一样。

陈修眸光平静,淡淡扫了她一眼。

“放心,官方机构,不会插手的。”陈修眸光平静缓缓说道,“白家,不会将这件事,交给官方处理。”

“要复仇,白家也会亲自动手。”

当说出这句话的时候,陈修语气平静,没有丝毫情绪波动。

宁冬夏俏脸复杂,看着他。

“你难道,不怕白家的报复?白家这几天,行刺你多少次了?”宁冬夏语气中,带着复杂。

有责备,也有担忧。

虽然,她隐隐知道,陈修杀人。

是为了她。

但,宁冬夏不能接受,他这般无视法律的杀戮手段。

这,会惹下大祸的。

无论是给他自己。

还是给未来集团,都会惹下大祸。

陈修坐在沙发上,吐出一口烟圈,淡淡道,“不怕。”

“那白家再动手,便把整个白家……都一同灭了。”陈修语不惊人死不休道。

宁冬夏:“……”

把整个白家灭了??

这句话……也太霸气了。

白家,是谁?

可是江南商会会长!

白家,盘踞江南数十年。

多么庞大的势力根基?

岂是说灭就灭?

“你不了解江南。”宁冬夏俏脸复杂,叹息一声。

她现在,越来越觉得,眼前这个保镖,难以掌控。

“白家势力根基太深,除了采取法律手段,根本别无他法。”宁冬夏声音复杂。

她心中,唯一能想到,对付白家的办法,便是……上诉。

一层一层上诉。

直至,告到帝都!

直至,有机构能裁决白家为止!

“女人,头发长见识短。”

陈修淡淡吐出一句,仿佛带着冷讽。

说完他便起身,要离开办公室。

就在此时,宁冬夏却突然又喊住了他。

“等下。”

“张腾的提议,5000万年薪聘请……你打算去吗?”宁冬夏突然声音复杂,问道。

这,是她最担心的。

但此时,她没有强留人的能力。

只能心绪复杂,问道。

陈修摇摇头,“还没想好。”

“要么,你给我提点薪水?提薪了,我就留下。”

陈修借机,开始敲诈宁冬夏,试图提薪。

“那你还是走吧,我公司,不缺你一个保镖。”宁冬夏却俏脸冷漠,直接一口回绝。

冷血无情。

不给陈修,任何开口提薪的机会。

如果这个保镖,心不在公司里。

没有基本的职业底线。

那么,哪怕宁冬夏开再高的工资,都是无用的。

总有一天,他还是会被人挖走的。

陈修:……

“你再考虑考虑,我其实还是比较倾向于,留在未来集团。”陈修说着,转身,走出了办公室。

他的眸中,闪过一丝复杂。

这,的确是一个棘手的问题。

面对高薪诱惑,他要如何拒绝?

才不被人怀疑?

……

这一晚。

檀宫别墅,寂静无声。

经历过前几次的刺杀。

今夜的檀宫别墅,没有任何威胁。

白家,似乎停止了刺杀。

一夜寂静。

这一夜,陈修也思考了一夜。

他在想,要如何……回绝张腾的巨额年薪提议。

对方抛出这么高的年薪,他去了,保护任务就不能执行了。

若不去?那理由是什么?

自己的人设,是贪财如命。

他若拒绝这么高的年薪报酬……那这个行为,不符合他的人设。

势必,也会引起别人怀疑。

陈修就这么想了一晚上……

第二天,清晨。

他早早起床。

晨练一万个俯卧撑,一万个仰卧起坐,一万个引体向上。

晨练完毕后,洗刷一番,下楼,开始做早饭了。

等他做好早饭时。

二楼的宁冬夏,也已经醒来,起身下楼了。

两人坐在餐桌前,吃起了早餐。

早餐,依旧是付钱劳务制。

宁冬夏用餐前,给陈修转账了1000块钱,当早餐烹饪费。

“叮铃铃~!”就在此时。

突然,陈修的私人手机铃声响起。

陈修一愣,接起电话一看,是京都的神秘来电?

【010-33333333。】

看着这串,全都是数字‘3’的来电,陈修的眼眸,微微深邃。

这,是京都,秘密特工组织,山海阁的来电。

陈修眸光深邃,接起电话。

“阿修罗先生,你要的特殊快递,编号【9527】包裹,已抵达江南。十分钟后,会送达交货地点,请问,是否需要将交货地点内,方圆一公里,尽数封锁?”电话那头,传来了山海局情报人员,凝重的询问声。

因为,是特工情报机构。

所以,电话中,情报人员,伪装成了快递公司,来电询问签收情况。

“不需要,直接送到交货地吧。”陈修握着手机,声音平静淡漠,说道。

这一次,他并非执行特殊凶险任务。

交货地点就在檀宫别墅。

没什么危险,所以不需要封锁四周。

陈修直接回到。

“是,十分钟后货物送达,请您签收。山海局快递,欢迎您下次光临。”电话那头,情报人员道别一声,而后便挂断了电话。

十分钟后。

檀宫别墅区外。

三辆迷彩军用卡车,缓缓……驶入了别墅富人区内。

三辆军用卡车上,都挂着京A牌照。

这些卡车,都是从飞机上,直接空运到江南的。

落地的一瞬间,便直接开到了檀宫别墅。

三辆军用卡车,缓缓行驶到了檀宫别墅门口,一个轻刹车,停下。

卡车车门推开,几名身穿皮夹克的男快递人员,肃然下车。

虽然这群快递员,穿的很朴素简单,打扮的就像一个快递员一样。

但他们的眼中,却隐藏着锋利的气息,那是杀过人的血腥。

这几名男子,绝不是普通人。

个个,都是杀过人的主。

“陈先生在这儿吗?有一份京都特快快递,需要您本人签收。”那几名筷子源站在檀宫别墅门口,喊了一声。

很快,陈修叼着烟,眸光淡漠,缓缓走出了檀宫别墅。

他走到那几名快递员男子面前。

他看了一眼快递文件。

然后拿起笔,签下了名字。

那几名快递员,条件反射的,四周扫视了一眼。

警惕四周,确认四周没有危险后。

这才走到货车前,缓缓……打开了三辆货车的货箱门。

他们,缓缓将三辆军用卡车中的快递物品,缓缓卸下了卡车。

这些‘快递’,是一箱箱,用墨绿色特殊金属制成的……长方形箱子。

一只只金属箱子,被抬下了货车。

金属箱子成列在别墅庄园门口。

散发着森森寒意。

四周的私人保镖们,纷纷好奇的围拢过来……看着这一只只金属箱子?

“这是什么东西啊?”

“不知道啊……瞧着,有点像军事设备啊?”保镖们低声私语,讨论着。

而此时,别墅内的宁冬夏,也踩着高跟鞋走了出来。

“怎么回事?这些是什么东西?”宁冬夏俏脸疑惑扫了一眼……这些金属箱子……而后看着陈修问道。

“别墅的防御装备,到货了。”陈修叼着烟,语气平静,淡淡道。

“总共一整套防御装备,给你个打折成本价,算三个亿好了。银行大额转账,还是分笔支付?”陈修叼着烟,看着宁冬夏,淡淡问道。

唰~!

听到这个数字,宁冬夏整个人,愣住了??

“你说……什么??多少钱??”

“三亿,都是成本价,我不赚你钱。”陈修语气平静,认真的说道。

宁冬夏:……???!!!

什么防御装备,需要三个亿??

这,不是敲诈是什么?!!!

三个亿,连战斗机都能买了吧?!!

这特ma……是敲诈勒索吧??!

区区一套别墅的防御的设备,怎么会给他报出……三个亿的天价来??!

“你当我是傻子吗??”宁冬夏声音冰冷,直接叱问道!

陈修无可奈何的耸耸肩,“东西不一样,你可以自己看看。”

而此时,保镖头领杨风,也一脸惊疑好奇的,凑到这一只只金属箱子面前,看了一眼箱子上的编码代号。

当,看到那金属箱子上的编码代号时……

杨风的瞳孔……微微一缩?!!

喜欢猛兽出笼请大家收藏:()猛兽出笼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