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章 黄金龙棺,堪比国葬!

夜。

深邃。

江南城,今夜……注定不眠。

随着江南城市会长,白山川这一道命令下达!

百家,无数人马势力,齐齐出手!

行动迅速!

整片江南城,今夜……所有的机场,高速公路……国道……村庄道路……地铁站,高铁站……客运中心……所有的交通要塞出入口,齐齐被白家势力人马所把守!

今夜,白山川封锁全江南。

这是,不打算让陈修逃离江南!

他,已经下了必杀之心!

陈修,宁冬夏……未来集团,一个都逃不掉!

一切,只等他儿子出殡,葬礼结束。

皆时,必将是,一场血徒!

他白家的怒火,才刚刚开始!

……

而此时。

夜色深邃。

宁冬夏的奔驰车队,刚抵达了檀宫别墅。

经历过刚才夜里,那场刺杀。

此时的宁冬夏,俏脸复杂。

那群保镖们,也是个个面色凝重,无比警惕。

宁冬夏下车后,便转身走进了别墅内。

陈修站在别墅门外,和保镖头领杨风,叮嘱了几句,重新安排了今夜的防御阵型。

然后,又提醒了一声,让杨风今晚小心,一定要提高警惕。

安排叮嘱好一切,他才叼着烟,转身走进了檀宫别墅内。

而别墅内,宁冬夏坐在沙发上,越想越觉得,今晚的事儿,有些不对劲?

她看着陈修,疑惑凝重问道,“白山川为何,今日不惜重金手段,要来杀你?”

“莫非你哪里,得罪到他了,亦或者激怒他了??”

宁冬夏坐在沙发上,美眸复杂凝重,盯着陈修问道。

陈修眸光平静,淡淡摇头,“不清楚。可能,我之前带你离开他白氏集团,打残了他白家许多保镖。让他觉得气不过吧。”

陈修淡淡解释道。

可听到这个解释,宁冬夏却觉得,有些狐疑?

这,感觉怎么都解释不通。

为何今夜,白山川会调派人手,不惜一切,也要杀陈修??

“白天骄的死,和你有关吗?”宁冬夏脑海中,突然浮现出这个念头,凝重的问道。

陈修叼着烟,摇摇头,否认道,“他不是死于意外触电身亡么?这怎么……还扯到我身上来了?”

听到他的话,宁冬夏狐疑的摇摇头。

大概,是自己想太多了吧。

陈修,应该不会去杀白天骄。

也没理由去杀对方。

更何况。

这白天骄身边,保镖重重保护,要杀白天骄,几乎不可能。

与此同时,宁冬夏坐在沙发上,手机上,突然收到了一条新闻简讯。

这是一条江南本地的新闻简讯。

简讯内容,很简单,只有一条:【明日凌晨,白氏集团少总裁,白天骄的葬礼,将在圣母教堂内举行。特此哀悼,愿逝者安息!各位百姓,有意向的,可以报名,明日凌晨四点,前往旁观葬礼仪式。】

这条新闻简讯,是江南本地媒体机构,几分钟前,刚转发的。

这是,邀请江南城的百姓们,一同参加围观葬礼。

可见,明日那场葬礼,场面规模,应该很大。

看到这条消息,宁冬夏的美眸,微微一蹙。

白天骄,明天凌晨就要举行葬礼了?

而陈修,站在一旁,眼眸淡淡扫了一眼,也看到了她手机屏幕上的新闻内容。

“怎么,你要出席葬礼吗?”陈修淡淡问了一句。

宁冬夏摇摇头,“我去干什么?”

“本就是死对头。我去了,岂不是进了狼窝?”宁冬夏冷冷吐出一句。

明日葬礼,去的,都是白家的心腹和合作伙伴。

她宁冬夏若是去了葬礼现场,那恐怕,十死无生了。

更何况,她和白家本就是死敌。

她又怎可能去参加葬礼?

“早点睡吧。”宁冬夏甩下一句话,打断了内心烦乱的心情……

起身上楼去了……

只留下陈修一人,站在客厅中。

他深吸了一口烟。

扭头,望向了窗外。

明日,白家葬礼?

呵。

有点意思呢。

……

这一夜。

江南城,彻夜无眠。

这一夜,檀宫别墅。

所有保镖们,也彻夜未眠。

所有保镖们,都驻守在别墅四周,小心警惕的警戒着四周安全。

仅防有人偷袭。

但,这一夜,檀宫别墅内,并未有其他的行刺事件发生。

一群保镖们,就这么一直守护到了凌晨。

都并未发现任何危险。

一夜平安。

凌晨四点。

陈修一大早便起床了。

今天的他,起的格外早。

比平日里,还早好几个小时。

他打开了行李箱的密码锁,从里面,取出了一套……折叠工整的西装外套。

昨日,他的那件皮夹克特工外套,被人体炸药正面爆炸击中……整件皮夹克外套都被炸毁了。

今日,他只能取出了这件,崭新的特工制服。

这件黑色的燕尾服西装外套。

这件西装外套,同样,出自于炎夏,最顶尖的军工部门!

它的设计,便是为了抵御世界上,最大冲击和口径的热武器攻击!

它,拥有全世界最强的防弹能力!

整体,由全世界最顶尖的防弹软材料所制成。

衣服被设计成了黑色燕尾服西装的款式。

整件衣服,重达近400斤。

相当于三个成年人的体重!

足以见得,这件防弹衣西装,有多可怕?

房间内,陈修眸光平静,缓缓将这件……重达400多斤的超级防弹西装,缓缓披上。

白衬衣,黑色西装紧身裤。

黑色西装外套。

红色领带。

然后,再配上,他那只黑色的华为特工手表。

镜子前,陈修的面孔,依旧冰冷淡漠,没有丝毫情绪波动。

只是,今日的他,换上西装以后。

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冰冷桀骜的绅士风度。

难以想象。

平日里,邋遢如痞子一般的他,换上西装燕尾服以后,彻头彻尾变了一个人样。

陈修点燃了一根烟,深吸一口。

而后,走出卧室,下楼。

此时,是凌晨四点半。

别墅大厅内,空无一人。

宁冬夏还在卧室里睡觉。

陈修推开大门,走出了别墅门外。

庄园外,天色依旧有些灰蒙蒙,空中漂浮着蒙蒙细雨。

“陈先生,今天您怎么这么早?”别墅门外,那群保镖们见到陈修,纷纷招呼道。

“嗯,有个朋友上路,我去送一程。”陈修叼着烟,淡淡回了一句。

说完,他径直走到了一辆奔驰S600轿车前,拉开车门,上车。

“你们在别墅里,保护宁董安全,不要松懈。”陈修叮嘱了一句。

而后,他启动奔驰车,一阵引擎轰鸣,趁着朦胧的天色,飞驰驶离了檀宫别墅……

……

而此时。

数十公里外。

沪海市,圣母大教堂。

此时,整个教堂广场上,一片浩浩荡荡的车队,缓缓停在了圣母大教堂外。

一群江南各界的名流,高层人士,纷纷下车。

他们肩上,佩戴着一朵白色雏菊,面色肃穆哀悼,缓缓朝着教堂内走去。

今日凌晨,江南商会会长,白家长公子的葬礼,便在这最大的圣母教堂内举行。

因此,凌晨天还未亮,教堂外,便已经集结了一大批前来悼念的朋客们。

今日凌晨,几乎……半个江南的商界名流,黑白两道枭雄,都集结于此了。

白家,可是这座城市的半边天。

白山川,一人之力,执掌江南白道之权。

他儿子的葬礼,又岂能从简?

今日此时,整个葬礼,可谓壮观。

圣母堂教堂外,广场上,两侧。

一排排白色的雏菊,以及祭奠百花,摆满了教堂广场。

远远望去,宛若……一片白色雪茫茫的花海。

整个教堂,可容纳数千人,同时入座祷告。

而此时,整个教堂内,数千人的座位,早已坐满。

教堂外,陆陆续续,还有不断的朋客们进来。

这些人们,都是前来参加葬礼的。

教堂坐不下人了,他们便站在教堂两侧……目光肃穆,哀悼。

凌晨五点,教堂外,天色昏沉沉的,细雨蒙蒙。

依旧有不断的豪车车队驶来,前来参礼。

而此时,教堂内,正上方。

一个巨大的祭奠台,搭建在中央。

祭奠台上,摆放着一口,巨型的黄金龙棺。

白家太子,白天骄的尸体,便躺在黄金龙棺内。

这等宏伟奢侈的丧葬场面,简直前所未有。

黄金铸棺,九龙雕刻,宝石镶嵌。

这等奢华葬礼,简直……堪比国葬!

白天骄,死前,他是白家太子,权势滔天,享尽荣华富贵。

死后,他依然,躺在黄金龙棺内,身穿金丝寿衣,寓意,死后,也能超度投胎,下辈子还能洪福齐天。

祭奠台前,黄金龙棺旁。

几名得道高僧,正在黄金龙棺前,开坛做法,念诵超度经文,超度逝者亡魂。

这些得到高僧,都是白山川花费千万重金,从某个香火名庙中请来的高僧。

甚至,就连庙里的住持长老,都亲自前来,带头做法,念诵经文,以超度亡魂。

祭奠台一旁。

白家家主,白山川,身披一身白色麻衣,面色平静,站在一旁,面容显得有些憔悴。

他的眼眶上,是两道深深的黑眼圈。

这几日,他彻夜守在儿子的尸体前,彻夜未眠。

儿子死。

白发人送黑发人。

可此时的白山川,却站在一旁,面色平静淡漠,看不清丝毫情绪波动。

他与一旁,不断抽泣悲悯的妻子,形成了截然鲜明的对比。

当妻子和亲戚们,都因为天骄的死,而莫大悲哀时。

他却依旧冷静淡漠,让自己始终保持着冷静。

他这般心境,可谓够深。

这需要何等枭雄之姿,才能如此沉着冷静的站在这儿。

“若在三途,极苦之处。见此光明,皆悉休息。无复苦恼,寿终之后,皆蒙解脱。”祭奠台上,那群高僧们,纷纷双手合十,念诵着《无量寿经》,以此超度亡魂。

教堂内,密密麻麻的,挤满了一片前来悼念的宾客们。

这些宾客们,此时……纷纷跟随着,低头默哀,以示哀悼……

……

而,此时。

教堂外。

细雨蒙蒙中。

一辆黑色奔驰S600轿车,正从远处街头……缓缓驶来。

奔驰轿车,缓缓穿过广场。

一个刹车,停在了教堂外的台阶下。

奔驰车门推开。

一柄黑伞,缓缓撑开。

一名身穿燕尾服西装的青年,撑着黑伞,缓缓下车。

来人,正是陈修。

他撑着黑伞,站在雨幕中。

扫视了四周,那一片白菊的花海一眼。

而后抬头,目光凝视前方,看着面前这栋巍峨的教堂建筑。

“这葬礼,还真是壮观呢。”陈修喃喃自语。

他掏出一根卷烟,深吸一口。

而后,嘴角扬起一抹弧度。

他就这么撑着黑伞,一步一步,踏阶而上。

今日,他,亲自前来,参加……白家太子,白天骄的葬礼了。

喜欢猛兽出笼请大家收藏:()猛兽出笼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