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要不要上楼,喝口热茶?

“叮铃铃~!”白天骄的私人手机铃声,急促响起!

白天骄睁开眼睛,倏然拿起手机,接起电话。

“陈修,死了吗?”白天骄接起电话,语气平静冷漠,直接问道。

电话那头,手下声音复杂,轻颤着,汇报道,“禀公子……围剿刺杀行动……失……失败……派出去的十名杀手……全盘,被灭了……”

唰~!!

听到这番汇报,白天骄的瞳孔,剧烈一缩!

双手紧攥的手机,面目狰狞!

刺杀,失败?!!

自从白天骄,被关进这铁囚牢内,便恨得牙痒痒!

他将满腔怒火,都化为仇怨!

那宁冬夏以为,自己被抓进囚牢内……就不能行动了么?

如今这个时候,正是宁冬夏警惕最低的时候。

白天骄便趁机,花重金,派遣杀手组,去围剿陈修!

试图能趁机,一举歼灭陈修!

可,结果。

派出的杀手组,尽数被灭?

这!

那个陈修,究竟什么来头?!

数次刺杀,尽皆失败?!

这,让白天骄震怒!

“废物……!一群废物……!!”白天骄震怒之下,一把将手机狠狠摔碎!!

"来人……!"白天骄对着铁狱外,一声怒喊!

很快,铁狱外,两名手下急匆匆跑进来。

白天骄身份特殊。

他父亲位高权重。

所以,哪怕被抓了。

但在这铁狱内,他可独享单间,单独的特殊照顾待遇。

包括,配备专门的手下伺候。

手下跑进来,恭敬鞠身行礼。

白天骄冷冷道,“联系我父亲!问问他,我什么时候才能出去?”

白天骄声音冷漠,叱问道。

手下凝重点头,打了一通电话后。

而后悄悄凑到铁牢前,轻声说道,“禀公子,已和老爷通完电话……老爷说,再等几天……很快就能捞公子您出去了。让您这几天稍安勿躁,待在狱里,什么都别承认。他自有办法。”

听到这番话,白天骄的眸中,这才闪过一抹放心。

他点点头,继续回到狱中,盘腿打坐。

……

夜。

十点。

奔驰车队,缓缓行驶到了檀宫别墅。

陈修先是护送宁冬夏,回到了别墅。

一群保镖们,围拢在别墅四周,彻夜巡逻,随时警戒安全。

陈修对保镖头领,杨风,交代了几句事宜。

而后,这才转身,坐进了奔驰车内。

此时,应了宁冬夏的恳求。

他还要护送常斯雨回家。

陈修亲自驾驶着奔驰车,一路上,护送常斯雨回家。

夜色寂寥。

深夜十点,只有黑色奔驰,缓缓行驶在公路街头。

一路上,副驾驶座,常斯雨坐在椅子上,眸光复杂,没有说话,一直在沉思。

不知道她脑子里在想什么。

这女人,显然已经被方才的刺杀,给吓住了。

她这辈子都没遇到过这种凶悍刺杀。

此时心脏还在乱跳,无法平静下来。

迟疑许久,常斯雨才终于扭过头,看着正在开车的陈修。

“听说,你很喜欢钱,是吗?”常斯雨迟疑着,突然问道。

陈修正在开车,并未搭理常斯雨的话。

常斯雨情绪复杂,坐在副驾驶,迟疑着,她突然说道,“那我……给你更高的年薪,你来当我的私人保镖,如何??”

常斯雨突然说道。

陈修并未回答,而是犹如白痴一般的看着她。

“算了算了,你是冬夏的人,我也不好喝冬夏抢人。”常斯雨摇摇头,眸中闪过一丝复杂。

“那……像你们这种雇佣兵,平日里,还有身手跟你一样厉害的人吗?你有没有这种军人同伴,帮我介绍一下?我想雇佣保镖。”常斯雨语气郑重的问道。

经历过这次事情,她深刻的意识到,一个保镖的安全和重要性。

所以,她也想要招个保镖。

“没了。”陈修却摇摇头。

“应该没有比我厉害的人了。”

陈修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很平静。

不过,他说的也的确是实话。

放眼整个‘山海阁’,他代号阿修罗,位列特工之巅。

还无一人,能与他匹敌。

陈修一路,将常斯雨送到了家。

她的家,在沪海市,寸土寸金的黄金地段,中粮海景壹号,豪宅区。

是目前,全沪海市,最高的民用住宅小区之一。

陈修将车停在了她家楼下。

“到了,下车吧。”陈修叼着烟,淡淡说道。

可常斯雨,却迟疑了一下,突然说道,“那个……谢谢你今晚救了我。”

“你要不要,上去……河口热茶?我家有上好的铁观音。”常斯雨贝齿咬着红唇,突然……轻柔问道。

陈修:“……???”

深更半夜,邀请自己……去她家喝茶??

这……唱的哪一出??

“我不喜欢喝茶。”陈修直接一句话,回绝了这个女人的邀请。

“你下车吧,我要走了。”陈修说着,便要将这个女人赶下车。

他可没空陪这个女人在车里停留。

“等一下。”可常斯雨,却贝齿咬着红唇,不肯下车。

“那个……你,有女朋友吗?”常斯雨迟疑着,咬着红唇,终于,问出了这个憋在心里很久的问题。

喜欢猛兽出笼请大家收藏:()猛兽出笼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