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神秘计划,天醒人间!

深夜,十一点。

陈修等到,宁冬夏睡着后。

等别墅四周的保镖们,都已经放松警惕以后。

他直接一个翻身,跃出了卧室窗外。

而后,他的身影悄无声息的,消失在了别墅的花园夜色中……

……

深夜,十一点。

王氏别墅。

王安娜此时,正坐在沙发上,捧着手机,难以入眠。

今夜,对于王氏父女而言,注定又是一场难眠之夜。

王家的百亿股权,全都被白天骄所抢走。

王家,一夜之间,一无所有。

这,对于王家而言,简直是前所未有的致命打击。

而,就在此时。

突然,王家的别墅门,被人敲响。

“叮咚。”门铃声响起。

坐在客厅沙发上的王安娜,俏脸微微一愣?

这……深更半夜的,谁会来她家?

“谁啊?”王安娜俏脸有些凝重紧张,走到别墅门前,透过猫眼监控,朝着门外望去。

“是我,陈修。”王家别墅门外,站着一名身穿皮夹克的男子。

他眸光淡漠,正平静的站在门外。

当见到这个男人时,王安娜的俏脸,微微一愣?

宁冬夏的那个私人保镖,陈修??

这个保镖,深更半夜,突然来到她王家,这是要干什么?

“你……来干什么?你怎么知道我家地址?”王安娜并未开门,而是声音警惕,对门外叱问道。

别墅门外,陈修眸光平静,淡淡回道,“我来,找你父女,问点事。”

他的语气,很平静,没有丝毫情绪波动。

别墅内,王安娜似乎察觉到一丝疑惑,和一丝危机感。

她俏脸警惕,说道,“大晚上的,有什么好问的!我们要要睡觉了!别来打扰我和父亲!”

王安娜靠着别墅大门,对门外的男人,下了驱客令。

可,别墅门外,那个男人却声音冷漠,淡淡说道,“我的问题,必须今晚回答。”

别墅内,王安娜感觉到了气氛不对。

她冰冷警告道,“我警告你,你再不走!我就告你骚扰罪了!别逼我报警!”

可,别墅外的男人,依旧没有走。

别墅大门外。

只见陈修的手,缓缓抬起。

而后,对着别墅的大门,狠狠一拳轰来!

“轰啦……!!”一拳,直接轰穿了别墅的大铁门!

“啊……!”别墅内,王安娜整个人,被这一幕给吓得惊恐倒退!

只见,陈修一拳……将别墅大门轰穿……

而后,他就这么淡然自若的,通过轰穿的巨洞窟窿,反手……将别墅的门锁……从内打开了。

王家别墅的大门,直接被推开。

别墅客厅内,王安娜见到这一幕,俏脸惊恐煞白,连连倒退!

“你……你这是私闯民宅!!”王安娜惊恐娇喝!

她惊恐的拿起手机,就要当场报警!

可陈修,右手烟蒂,轻轻一弹!

“嗖……!”一根烟蒂,倏然飞射而出!

烟蒂携带着一股巨力,直接射穿了王安娜的手机屏幕!

王安娜这一刻,俏脸彻底惊恐煞白!

“爸……爸……!!”王安娜彻底被吓坏了,惊恐之下,一边倒退,一边对着别墅内,大喊道。

很快,别墅内,父亲王丛权,疾步从卧室内冲了出来…!

经过这几天的调养,王丛权的身体已经康复的差不多了,此时也能下步走路了。

王丛权手持着一柄猎枪……疾步冲出了别墅大厅。

这柄猎枪,是王丛权年轻时,和朋友们打猎时用的走私武器。

而今,一直被他私藏着。

今夜,这柄猎枪……子弹上膛,成了王家父女自卫的武器…!

“立刻退出我家别墅……!!否则别怪我开枪……!!”王丛权手持着猎枪,猛地锁定瞄准了客厅中的陈修…!!

可陈修,此时……却眸光淡漠,犹如一尊修罗。

一步一步,朝着王氏父女走来。

终于,王丛权惊恐之下,忍无可忍,直接一枪开火…!

“呯……!!”一声枪响!

猎枪开火,一颗子弹呼啸暴袭而出……!!

子弹携带着恐怖威力,朝着陈修爆射而去。

虽然是一柄年久的猎枪……可它依旧带着热武器的威力。

而,就在那枚子弹,即将射中陈修的刹那。

陈修的身躯,突然轻轻一侧。

“咻……!”那枚子弹,瞬间被他避开……

子弹沿着陈修的身侧,急速掠过。

子弹射空了。

不远处,持枪的王丛权,瞳孔剧烈一缩!

而,还没等他反应过来。

陈修的身影,已经一步瞬移……化为一道残影。

下一秒眨眼时,这个恶魔的身影,已经出现在了王丛权面前!

王丛权面色惊恐骇然,猛地倒退!

可陈修已经一把,抓住了他手中的那柄猎枪。

用力一掰。

“咔擦~!”整柄金属锻造的猎枪膛管,直接被陈修,给徒手旋转,掰成了一团铁麻花状。

王丛权整个人面色惊恐……骇然,猛地转身就要跑。

陈修眸光平静,顺势抄起一旁餐桌上的牙签盒。

抓起几根牙签,朝着前方狠狠投掷而去。

“嗖嗖……!”几根牙签划破虚空……瞬间从王丛权的身侧皮肤上,划破而过!

牙签,狠狠插进了王丛权身前的墙壁中。

墙壁直接被牙签轰击的龟裂蔓延!

这……究竟需要何等恐怖的力道??

“再跑一步,牙签射中的,就是你的身体。”不远处,陈修手里夹着两根牙签,语气平静淡然,缓缓说道。

见到这一幕,王丛权整个人,被吓得呆在原地,根本不敢……再动弹一下。

他的额头,此时已是惊恐的冷汗直冒。

不远处,女儿王安娜,也是娇躯惊恐颤抖,站在原地,不敢动弹。

这个男人,简直就是个恶魔啊。

就连牙签,都能被他……使用出如此恐怖的力道……

一根牙签,能直接射穿墙壁……让墙壁龟裂?

这等力道,若是射在人体身上……那恐怕,直接连骨头都要被射穿啊!

陈修眸光平静,淡淡的坐在客厅沙发上。

悠然自得的点燃了一根烟。

而后,他冲那王氏父女招了招手,示意这父女俩过来。

王丛权和女儿王安娜俩人,此时面色无比惊恐煞白,但两人根本不敢反抗……

父女俩,颤抖着身躯,一步一步,小心翼翼挪动脚步,走到了沙发前……

“你……究竟想如何??是宁冬夏安排你,来杀我们父女俩灭口的吗??”王丛权的声音,带着前所未有的警惕,惊恐问道。

陈修坐在沙发上,深吸了一口烟,“别紧张,我不是来杀你们的。”

他吐出一口烟圈,盯着王氏父女,眸光平静深邃,淡淡问道,“今夜,来找你父女俩,是……有一桩事,想找你父女俩问问。”

“什么事??”王丛权声音带着一丝警惕,小心翼翼问道。

“天醒计划。”陈修抬眸,目光平静深邃,盯着这对父女。

“把你们父女俩知道的一切,有关于这个计划的内幕消息,都告诉我。”陈修的声音,平静冷漠,缓缓说道。

听到这句话,王丛权父女的面色,微微一变?

这?

这个私人保镖……是为了……天醒计划而来??

天醒计划,是宁冬夏秘密研究的计划,从未对外公开。

这私人保镖,想知道天醒计划的内幕?

“我凭什么告诉你?你能给我们王家……什么好处?”王丛权此时,似乎察觉到了反客为主的契机,顿时语气一变,借此要挟道。

“你说告诉你,我就告诉你?凭什么??”万从权此时变客为主了,他很善于利用各种条件优势。

他知道,陈修迫切想知道这个‘天醒计划’。

那他,就偏不告诉。

他要借此,从陈修身上……获得一些交换筹码!

陈修的眼眸,平静淡漠。

他右手轻轻一抬。

"噗……!"一根竹牙签,直接爆射而出,瞬间,贯穿了王丛权的左膝盖。

“呃啊……!”王丛权整个人左膝盖一软,剧痛钻心之下,他左腿无力,直接单膝跪倒在地上。

腥红,顺着伤口缓缓溢出。

牙签,已经穿透了他的膝盖骨。

“凭我能要了你们父女俩的命。”

“你们,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陈修坐在沙发上,语气冰冷如寒,缓缓道。

他陈修,从不和人讨价还价。

“爸……你没事吧……!”女儿王安娜俏脸焦急,一把上前,搀扶住父亲。

王丛权的面色,此时变得无比煞白难看,他强忍着剧痛。

这个男人,简直就是恶魔。

“说,是不说?”陈修眸光平静,右手双指,再次缓缓轻旋。

一根牙签,再次浮现在指尖。

只要王丛权不招。

下一根牙签,将射穿王丛权的身体。

这,便是他陈修的审讯方法。

修罗审讯,向来简单!

若不招,那便严刑逼供,虐到你招供为止!

终于,在陈修如此可怕的刑讯逼供之下。

王丛权……哪儿还敢隐瞒?

他惊恐颤抖着,跪倒在地上,连连招供。

“天醒计划……是……宁冬夏……五年前推出的一个……秘密医学研究计划。”王丛权,声音颤抖着,缓缓……道出了这个计划的内幕!

“五年前,宁冬夏成立了秘密医学研究室,她决定……进行一项,史无前例的……超级科学研究。”

“这项研究,目前人类历史上,前所未有……甚至可以说……是史无前例……”

“这项秘密,是疯狂的。如果一旦透露,可能……会引起整个社会的轰动。整个医学界,恐怕也会颠覆。”

“这个项目计划,一旦研发成功。甚至会引起道德伦理层面的谴责。所以,为了防止社会舆论,以及道德层面风险,宁冬夏……选择将此项目,进行一级保密!再暗中,秘密研究此项目计划。”王丛权声音凝重,颤抖着,一字一句,小心翼翼说道。

喜欢猛兽出笼请大家收藏:()猛兽出笼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