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今夜深邃,重要任务!

会议室内,白天骄一番威胁。

让会议室内,气氛骤降温。

就在此时,陈修上前一步,叼着烟,淡淡道,“白公子是吗?你也要小心,别出门就被屎砸到了。毕竟这片江南,野狗挺多的,都乱拉屎,已经够臭的了。”

宁冬夏是文明人,不懂得脏话骂人。

可他陈修会啊。

陈修此时,毫不留情的对着白天骄,直接脏话怼了回去。

白天骄的面色,倏然骤变。

“我跟你主人说话,你一条走狗,插什么嘴?!”白天骄一声叱道,“给我轰出去!”

四周,四名保镖直接上前,试图拿下陈修。

陈修单手轻轻一抬。

闪电间反击。

‘呯、呯、呯……!!’四名保镖,毫无悬念的被轰飞!

其中一名保镖面色狰狞,直接当场……从西装口袋中,掏出一柄漆黑枪械,锁定瞄准陈修!

这,是热武枪械!

随着这柄枪械掏出的瞬间,宁冬夏的俏脸骤变!

“小心!”她焦急一声喝,提醒道!

可,那名持枪保镖,已经面色狰狞,猛地扣下了扳机!

“呯……!”一声剧烈枪响!

一颗子弹,猛地划破虚空,朝着陈修爆射而去……!

可,就在子弹,即将射中陈修的刹那。

陈修的身子,轻轻一侧。

“嗖!”子弹,瞬间从他的身侧划过。

子弹,失去目标……猛地射进了身后的墙壁中,激溅起一阵尘土。

不远处,那名保镖的瞳孔剧烈一缩!

这?

子弹,竟然被他避开了??

那名保镖再次持枪,试图瞄准陈修……

可,这一次,陈修已经不给他机会了。

陈修身躯,往前轻轻一踏。

快若闪电般瞬移!

瞬息移动至那名保镖身前。

那名保镖的瞳孔一缩,试图倒退!

可陈修,已经伸手,一把掐住了他的脖子。

“怎么,着急上路?”

“黄泉路远,我送你一程?”

陈修说完,右手掐着保镖的脖子,直接用力一扭!

“咔擦……!”保镖的气管,脖颈骨头,血管,肌肉组织……齐齐被扭断!

保镖的人头,180度旋转。

那名保镖大口吐血!

身子直接,‘呯’一声,栽倒在地!

彻底气绝身亡!

会议室内,场面,死寂一片!

白天骄的瞳孔一缩,死死瞪着那名,被杀死的保镖。

而后,他的目光,挪到了陈修身上。

“你,敢动我的人?”白天骄这句话,带着前所谓有的冰冷,寒意!

今日,在这大庭广众之下。

这个陈修,竟敢……杀他白天骄的保镖?

这,无异于,狠狠……打了他白天骄一耳光!

这,是前所未有之耻辱!

“动了又如何?把我惹急了,我连你都杀。”陈修叼着烟,语气平静回道。

气氛,再次死寂骤寒。

就连一旁的宁冬夏都没想到,这陈修……也太雷厉风行了吧?

说动手就动手?

直接当场斩杀白天骄一名保镖?

白天骄盯着陈修,许久许久。

而后,他才冷冷开口,“好,很好,非常好。”

“年轻人,你,我白天骄记住了。”

“希望你这几天,能够安然无恙的活下去。”白天骄的声音,前所未有之冰冷,带着威胁。

说完,他倏然起身,冰冷如寒,走出了会议室。

四周,那几名保镖们,抬着地上的那具尸体,复杂的一同,走出会议室。

这场洽谈,已经谈崩了。没有再谈下去的必要了。

白天骄气得,直接甩手走人……

会议室内。

宁冬夏呆滞了好久,才从震惊中回过神来。

“你刚,杀人了。”宁冬夏语气有些复杂紧张,说道。

她虽然是大董事长,见过大风大浪。

可这毕竟是和平社会。

杀人,是犯法的。

“嗯,杀了。”陈修叼着烟,淡淡点头。

“放心吧,出了事,我担着。”

他说完这句话,而后转身离开楼会议室……

……

而此时。

未来集团楼下。

白天骄一身白衣西装,面色冰冷如寒,正疾步走出了大厦。

今日,这一场谈判,不仅仅是对宁冬夏的试探。

同样也是对,陈修的一次试探。

他故意让保镖动枪,开火。

想试探一下,这个陈修……究竟有何等能耐?

若能当场将其击杀,那是最好不过了!

若,不能击杀,那恐怕……事情就要从长计议了!

而此时显然,枪杀失败了。

陈修竟然能,肉身之力,躲避热武器子弹的攻击?

这,让白天骄面色凝重。

这个陈修,怕是……绝不简单啊!

看来,对付这个保镖,需要重新制定计划……从长计议!

而,正当白天骄面色冷漠,走出未来集团大厦时。

突然,四周的保镖手下们,一声焦急喝道,“公子小心头顶……!!”

白天骄整个人一愣?惊疑的扭头一看?!

唰~!!

下一瞬,他的面色煞白!

只见头顶上空……一只白色的陶瓷马桶,正赫然从高空上……投掷而下……!!

一只马桶,从未来集团高空,投掷而下……狠狠朝着白天骄的方向,当头当脑的砸来!!

白天骄整个人,站在原地,彻底懵了。

四周,几名保镖直接冲上前,一把将白天骄推开!!

“轰……!!”那只马桶,和白天骄擦肩而过,狠狠轰砸在地面上!

马桶当场,直接被轰砸成一片粉碎!

无数屎黄色的液体……溅满四周!!

白天骄整个人,呆滞如石化般,站在原地。

此时此刻,他的身上……已经沾满了……无尽的屎黄色液体……

那件名贵的白色西装上,全都沾染满了屎渍!

就连脸上,都沾染满了屎!

一股屎臭,弥漫全身!

“呃……”

“呃啊……!!”白天骄整个人,满脸是屎,身躯震怒,颤抖!!

他的额头,青筋暴跳如雷……!!

他堂堂白子骄,白氏集团……天骄太子!

放眼江南,他这辈子……从未遭受过……此等屈辱啊……!!!

一台马桶,从天而降??还带着满满一马桶的屎尿??

这踏马!!!

“呃啊……!!谁?!!是谁……!!!”白天骄面色震怒,猛地抬头,眸光死死瞪着头顶的未来集团!!仰天怒嚎……!!

……

而此时。

未来集团,70层顶楼。

宁冬夏已经回到了董事长办公室,正在办公。

结果突然办公室的门被推开。

秘书丁雪,叫急匆匆推门而入!

“禀宁董……大事不好……保镖陈修……陈修先生他,方才突然闯进厕所……将厕所的马桶连根拔起……然后,然后……”

秘书丁雪俏脸凝重,汇报道,她的话语支支吾吾,实在不知道如何汇报下去。

宁冬夏听到她的一半汇报时,倏然抬起头来,精致的额头上,已浮现出道道黑线。

陈修……??、

闯进厕所……把马桶连根拔起??

这个家伙……又在……搞什么鬼??

“说……他然后……干什么去了?”宁冬夏一声叱,让秘书继续说下去。

女秘书俏脸复杂,迟疑许久,才支支吾吾开口道,“陈先生他……将马桶,整个……朝着窗外楼下……丢了下去……将……将白公子,差点砸中了……现在白公子,正在楼下怒骂……”

唰~~???

听到这句话,宁冬夏整个人,俏脸一呆……彻底……懵了????

她当即起身,疾步走出办公室……

几分钟后。

宁冬夏疾步匆匆下楼。

她带着保镖和手下们,疾步走出一楼集团大厅。

当看到,白天骄那浑身……沾染屎尿,凄惨模样时……

宁冬夏整个人,都呆了……

这??

“白公子,你怎么了,没事吧??”宁冬夏强憋着笑,不让自己笑出来。

她远远站在数十米远,对白天骄喊道。

“谁……是谁?!!是谁丢的马桶……!!!呃啊……!!”白天骄狰狞怒道!!此时的他,满身是屎,那叫一个凄惨……!!

“白公子……你先别激动……这件事,我会调查的,一定会给你一个交代。你看你,要不先冲洗一下??”宁冬夏强憋着笑,好心好意提醒道。

“宁冬夏……你!一定是你……!!!我不会放过你……!!你未来集团,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白天骄狰狞愤怒,瞪着宁冬夏怒道!

而此时,一旁的保镖们,已经接来了两大脸盆的水,狠狠倒在白天骄身上。

试图将他身上的屎尿,都给冲洗干净。

宁冬夏站在一旁,满脸无辜道,“白公子……这件事……与我无关,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公司的马桶……会突然掉下来……碰巧差点砸到你……”

“可能是你运气差吧?或许,马桶质量不太好。”宁冬夏一脸认真的解释道。

“放你麻的狗屁!!宁冬夏……!!你给我等着……!!我会让你后悔……!!”白天骄怒火冲天,此时,他浑身都是屎尿臭味儿,他一刻都不想在此地多留。

怒气冲冲的钻进了轿车内。

“快……开车!送我去就近的浴室……!!”白天骄对司机怒道!

一整排宾利轿车,引擎轰鸣……急速飞驰……驶离了未来集团……

看着那排轿车……飞驰驶离而去……

宁冬夏站在集团门口,再也憋不住,“噗嗤……!”一声彻底笑了出来!

身后的秘书孙雪,和一群高管们,也是面色古怪,纷纷憋着笑……

这白天骄,今日……是颜面尽失啊!!

……

夜。

傍晚。

夕阳染红天际。

下班后。

陈修坐着奔驰车,护送宁冬夏回到了檀宫别墅。

和往常一样,在檀宫别墅内,他和宁冬夏一起吃了晚餐。

然后便起身,上楼去了。

在房间里,待到深夜,十一点。

陈修这才悄无声息的推开房间的窗户。

而后,身影犹如幽灵一般,轻轻一跃,直接跃出了窗外。

他身躯从二楼一跃而下,落在别墅后的草丛地上。

他的眸中,闪过一抹深邃。

今夜,他,还有重要任务,将要执行。

喜欢猛兽出笼请大家收藏:()猛兽出笼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