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过河拆桥,逼入绝境

陈修拿起牙签,直接一根一根的,插进了宁成儒的后背部。

疼得宁成儒连连惨嚎。

“你干什么?”宁冬夏俏脸一凝,叱问道。

陈修却没理会。

继续将牙签插进宁成儒的后背腰部。

然后,将牙签拔出。

随着牙签被拔出,方才被牙签刺中的地方,流出了一丝殷红的淤血。

“腰部劳损,淤血堆积过多而导致,脊椎骨错位,压迫神经。家里没有银针,我只能用牙签代替了。”陈修语气平静,淡淡道。

“方完血,病症应该会减轻,脊椎错位,不必去医院。”陈修说着,右手摁压在宁成儒的后背上。

而后,稍一用力。

瞬间,宁成儒的后背腰部,传来一阵骨头挪位的声音。

‘咔擦、咔嚓……’

然后,趴在沙发上的宁成儒,竟然出奇的发现,自己背部的疼痛……突然全好了?

一点都不疼了??

他下意识的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后背……

嗯?

骨头的错位……好像都不见了??

“臭小子,你对我做了什么?”宁成儒从沙发上起身,目光警惕的盯着陈修。

“替你放血,减轻疼痛,和骨腔压力。正骨挪位。”陈修语气平静,淡淡回道。

正骨挪位。

正是中医学中,最常见的手段之一。

当人的骨头,出现脱臼时。

西医会采用,机器,或者手术等方式,替人的骨头重新移位。

但,这样对人体损伤太大。

而,中医则崇尚,正骨移位。

中医用双手,在病患皮肤外部,直接摁压,将病患错开的骨头,挪移回正位。

宁成儒起身,扭了几下自己的腰,竟发现,真的好了?

“你还会中医?”

“中医不都是坑蒙拐骗的吗?”宁成儒此时,疑惑的看着陈修。

身为一个西医名家,宁成儒从不信中医那一套。

可今晚,确确实实,他就是被中医……给治好了腰伤?

而且还是个一个二十多岁的毛头小子给治好的。

“坑蒙拐骗?你腰伤好了吗?”陈修淡淡问道。

宁成儒撇撇嘴,“算你有几把刷子。你师承中医何门何派?”

“你没资格知道。另外,治好腰伤,医药费2万,麻烦你付一下。支付宝还是微信?”陈修眸光平静,边说,边掏出了手机微信收款二维码。

宁成儒:“……???”

“啥玩意儿?你是我女儿的员工,你给我治病,还要问我收钱?20万??你这特么抢劫么?”宁成儒不服道。

最后还是女儿宁冬夏,一步上前,扫了二维码,付款了2万医药费。

陈修出手,替父亲治好腰伤,这点没的说,宁冬夏也不是小气之人,直接爽快给钱。

“行了,你去厨房烧菜吧。”宁冬夏对陈修吩咐道。

收到钱,陈修也不含糊,转身进了厨房。

开始做菜,准备晚餐。

他陈修收人钱财,替人办事儿。

既然宁冬夏给了钱,那他自然也乐得烧菜。

而此时。

厨房外,客厅。

宁冬夏盯着自己父亲,语气冷漠问道,“爸,你怎么突然来我家了?今天学校里没课么?”

宁成儒罢罢手,解释道,“今天难得休息休息,这不是,顺便来看看我的宝贝女儿。”

宁冬夏绝美的眼眸,盯着自己父亲。

“你是不是又和妈打电话了,在电话里,你们又吵架了?”宁冬夏似乎一眼就看穿,问道。

世人皆以为,她宁冬夏出身名门,能力卓绝,以为她很幸福。

却不知,每个人的家,都有各自的烦恼。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宁冬夏的父亲,和母亲,常年分居两地。

母亲纪如月,是京都的名门大族,纪氏的第一女性继承人。

母亲,常年在京都,执掌家族财阀大权,经营家族产业。

而父亲,宁成儒,是中科院,医学院士。

曾是最顶流的西医第一把刀,甚至还当上过院长职位。

可父亲却成天酗酒,嗜酒如命,喝的烂醉。

最终被医院开除。

如今,父亲屈身于沪海的一家知名大学,复星大学内,担任西医学导师。

父亲和母亲,也是分居两地。

沪海和京都,相距一千多公里。

父母俩平时,几乎不怎么见面。

而且还经常在电话里吵架。

这就是宁冬夏从小的原生家庭。

最终,她早早的学会了独立。

一个人搬出来住,一个人生活,一个人创业,一个人钻研医学。

她拒绝和原生家庭有太多的来往。

此时,别墅内。

父亲宁成儒摆摆手,道,“谈不上吵架,就是和你妈辩论了几句而已。”

宁冬夏无奈摇摇头。

父母之间的事,她也不方便插手。

她能做的,也只有管好自己的生活。

而此时,陈修已经做好了菜。

一盘盘美味菜肴,被端出了桌。

这一晚。

宁成儒在檀宫别墅,女儿家,享用了一顿晚餐。

宁成儒惊愕的发现,这保镖小陈做的菜……竟然很好吃啊?

宁成儒胃口大开,和陈修俩人一边大口喝酒,一边吃菜。

对于这两个疯狂灌酒的两个男人,宁冬夏也是无可奈何,根本无法劝阻。

宁成儒和陈修,在酒桌上……出奇的,竟成了忘年之交。

这一晚。

宁成儒喝的酩酊大醉……

睡在了檀宫别墅里。

……

而,这一夜。

沪海市,第三医院。

躺在病床上的王丛权,也终于醒了。

王丛权醒来后,顾不得身体情况……第一件事,便是询问女儿,公司的情况。

女儿王安娜,将集团内最近发生的事,都告诉了父亲。

并将她和白天骄的合作,股权转让给白天骄,让他帮助清理未来集团的事,也告诉了父亲。

当听到这一幕时,王丛权的面色倏然一凝??

“你说什么?你把我们王家的股权,都转给白天骄了??”王丛权的心中,突然闪过一丝不妙的预感?

这白天骄,真是那么可靠的人吗??

王丛权下意识,打开集团的股权账户,查看情况??

唰~!!

当看到股权账户上的情况时,王丛权的面色骤变!

一旁的女儿,王安娜,面色也是瞬间煞白!!

他们王家的股权账户上,股权持有人,已经变更成了……白天骄!

而,王丛权和王安娜的名字,已经彻底……从股权账户上,被踢除了?!!

这??

王安娜的俏脸,瞬间煞白!!

按照她和白天骄之前的约定……这股权账户上,要保留她和父亲的名字啊!!

因为,这才能保证,她王氏的利益。

可!

此时此刻!

股权账户上,王丛权和王安娜的名字……已经,被彻底删除?!!

这?!!

这白天骄,这是……过河拆桥啊!!

王安娜震惊焦急之下,急忙给白天骄拨打了一个电话过去。

“白公子……你昨天不是答应过我……股权账户上,会留着我和父亲的名字吗??为何……为何你把我和父亲的名字,都删掉了??”王安娜声音焦急凝重,在电话中问道!

电话中,白天骄声音平静,缓缓说道,“安娜,别着急,我这是为了,更好的能帮助你们。你放心,我白某人,又岂是贪图你们这点股份?”

“那,那你就在股权账户上,把我和我父亲的名字,加上去。好吗?”王安娜握着手机,此时,整个人声音都带着一丝恳求。

可,白天骄却淡淡的吐出一口烟圈,道,“以后再说吧,好了,天色不早,早点休息吧。”

他对于王安娜的恳求,全然不在意。

“白公子……你答应过我的……你说不会删掉我和父亲的名字的……求求你,把我和父亲的名字,加上去,好吗?”王安娜握着电话,恳求道。

“我很忙,挂了。”白天骄根本懒得再和她多说什么,直接挂断了电话。

这一刻,王安娜的父亲王丛权的面色,前所未有之煞白。

“电话给我,我来打!”王丛权此时,坐在病床上,整个人已是面色煞白一片。

他急忙又给白天骄拨打了一个电话过去。

王丛权在电话里,要求白天骄,将股权还给他!

可白天骄,懒得搭理,直接挂断了电话!

并且,直接将王丛权的电话给拉黑了。

王丛权又拨打了几个电话……对方已经将他拉黑了。

这一刻,王丛权和女儿的面色,彻底……煞白难看!

“爹……我们……我们……要怎么办??”女儿王安娜,此时整个人,已经彻底崩溃了。

这白天骄,这是过河拆桥啊!

将他们王家的股权骗到手……然后,直接删除了她和父亲的名字。将她王氏父女踢出股权账户名单。

那上百亿的股权。

可全都被,白天骄一人独吞了啊!!

白天骄口口声声说,不会贪图她们王氏的这几百亿股份。

可,转眼间,白天骄就将股权给抢夺了!

这等心狠手辣,信口开河……简直!

“啪……!!”王丛权狰狞暴怒,猛地一巴掌,狠狠抽在了女儿脸上!

“你个孽女!没头脑的东西!!股权这种东西……你也敢随随便便转让给白天骄??你没点脑子吗?!!”王丛权那叫一个暴怒啊!!

“噗!”怒急攻心之下,他猛地一大口淤血喷出!

“爹……!爹……!!”女儿王安娜彻底惊慌,急忙上前,一把搀扶住父亲。

才刚醒过来的王丛权,刚醒,就得到了股权被抢夺一空的噩耗……

这对于王丛权而言,简直是灭族之劫!

他王家,好不容易积累起这数百亿的股权!

而今,一夜之间,全没了……

王丛权整个人,彻底崩溃了。大口吐血。

“医生……!!医生呢……!!”王安娜焦急的大喊!

几分钟后,一大群医护人员……急忙冲了进来。

替王丛权带上了氧气罩,进行紧急的心肺复苏!

抢救了大半个小时,王丛权的心电图……才终于,渐渐恢复了正常。

病床上,王丛权颤抖着伸手,摘下氧气罩,对女儿说道,“明……明天……随我去未来集团……股权之事,决不能……就此罢休……!”

喜欢猛兽出笼请大家收藏:()猛兽出笼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