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这个世界,谁凶,谁狠,谁正确

股东会议室内。

陈修就这么叼着烟,悠然自得的坐着,等待着王丛权的调兵遣将。

宁冬夏,俏脸复杂,坐在一旁。

会议室内,气氛有些寂静。

“诸位,你们会议继续啊?怎么不说话了?”陈修叼着烟,眸光环视四周,淡淡问道。

整个股东会议厅内,气氛一片寂静。

十几名股东,都不敢开口说话。

“听说,你们方才……在为难我老板?”陈修环视四周一眼,吐出一口烟圈,喃喃问道。

此时,他坐在会议桌前,要替宁冬夏出头了。

收人钱财,替人消灾。

宁冬夏给他开出500万的年薪,陈修又怎能不帮她。

会议桌前,一众股东们,纷纷面色复杂,无一人敢开口说话。

所有股东,都已经被这个恶魔男人,那雷厉风行的手段,给震住了。

“呯!”就在此时,正上方的王丛权,终于怒不可遏,猛地一拍桌子,怒道,“放肆……!”

“陈修!今天在坐的,都是这里的股东!而你,区区一个小保镖,有何资格,坐在这里?!又有何资格,敢开口说话?!”

随着王丛权的一声怒喝。

与此同时!

会议室外,一阵急促的皮鞋脚步声,阵阵传来!

那,是王丛权紧急调动的打手们,赶到了!

哗啦~!

整整,四十名黑衣西装的打手保镖,齐齐冲进了股东会议室内!

场面,冰冷如寒,剑拔弩张!

今日,王丛权有备而来!

这些打手们,是他提前就安排好,蹲守下公司楼下的。

以备突发状况!

此时,王丛权将这些打手保镖们,齐齐调动上楼!包围了整个会议厅!

‘铮铮铮!’这群黑衣打手,包围了会议厅,齐齐抽出一柄柄锋利砍刀!

这,哪儿是保镖啊?

这根本就是黑社会啊!

一柄柄锋利砍刀浮现在空气中,震慑住了在场众人!

就连宁冬夏的俏脸,也是微微一白。

她扭头,盯着正上方的王丛权,叱道,“王丛权,你要干什么?这里是在公司?!你想在公司内动武吗??!”

王丛权脸上,闪过一抹阴戾的笑,“宁冬夏,这个世界,谁凶,谁狠,谁正确。今天我就动武了,你能耐我何?今天你要么交出董事长之位,要么……我让你,后悔终身!”

而,就在王丛权开口威胁的瞬间……会议桌前的陈修,突然抄起一根钢笔,猛地腾跃而起。

陈修直接一个腾跃,越过会议桌,来到王丛权面前。

他抬起锋利的钢笔,对着王丛权的那只左手,就狠狠插了下去!

“噗嗤……!!”锋利的钢笔,直接狠狠穿透了王丛权的左手掌心!

钢笔,犹如一根钉子般……将王丛权的左手手掌,狠狠钉死在会议桌上……!!

“呃啊……!!”王丛权瞳孔巨缩……一声惨嚎……!!

现场,所有人都震惊,骇然,懵逼?!

所有人都没料到,这陈修……竟然说动手……就动手??

丝毫不给反应的机会?!

“聒噪。我最讨厌苍蝇在我耳旁乱叫,现在能闭上你的嘴了吧?”陈修拍了拍王丛权的肩膀,淡淡道。

王丛权整个人,左手掌心,直接被钢笔贯穿,狠狠钉死在办公桌上。

他的左手掌,腥血疯狂溢出,剧痛狰狞侵袭!

剧痛之下,王丛权的面色都是一片惨白!!

十指连心啊!

更何况,是手掌!

手掌被击穿,剧痛连心!

“呃……”王丛权整个左手,被钉死在会议桌前,根本不能动弹。

他面色惨白剧痛,扭曲颤抖,怒道,“你……你找死……!!”

“给我……给我上……!呃啊!!”王丛权面色狰狞,对着会议室内,那四十名保镖怒吼道……!!

随着王丛权这一声令下!

那四十名黑衣打手保镖们,砍刀霍霍……狠狠朝着陈修,疯狂冲袭而去……!

四十号人,四十柄砍刀……包抄而上……!

这等场面,简直凶悍无比!!

“给我砍死他!!出了人命,我负责……!!谁砍死他,我奖赏一百万……!!”王丛权此时,已经彻底狰狞暴怒,对着打手们怒吼道!!

今日,他是彻底豁出去了!

他一定要让这个该死的保镖陈修……死!!

不惜一切代价!

随着王丛权这番话落下……那群砍刀打手们,彻底疯狂了……!!

四十名打手,不要命一般,朝着陈修狠狠冲袭而上……!!

谁砍死陈修……就能获得一百万巨额奖赏!!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啊!!

陈修眼眸平静,嘴里叼着烟……扫了那群冲来的砍刀打手。

“一百万?我的命,就这么不值钱?”他语气中,带着一丝嘲讽不满。

他直接右手一抬,一掌。

直接将一名冲上来的打手轰飞出去……!

那名打手倒飞出去的瞬间,巨大的冲击力,接连将身手的同伙们,都给不断撞倒。

一名打手,挥舞着砍刀,朝着陈修疯狂劈砍而来!

面对那柄砍刀,陈修连头都没抬一下。

直接单手一抓,狠狠抓住那柄砍刀,用力一掰!

“咔嚓……!”锋利的精钢砍刀,直接被掰断成四截!

陈修抓着那半截断裂的刀锋,对着打手人群,一阵挥舞。

“噗噗噗……!!”刀锋所过之处,腥血飞溅!

那群打手们措不及防,根本来不及反应……

他们的西装身上,已是一道道血口崩裂。

不断有打手被击飞出去。

陈修手持那柄断刀刀身,身法在打手人群中穿梭,快若闪电。

他的每一刀,都能准确无误的挑断打手的手筋,脚筋。

一名名打手,被挑断脚筋,跪倒在地。

会议室内,那场面,叫一个凄惨。

陈修手里的那柄断刀,也卷刃了。

他一把将断刀,插进一名保镖的肩膀中。

那名保镖打手,惨嚎着……惊恐倒退,身躯猛地栽倒在地,鲜血染红一片。

短短半分钟时间。

在场的四十多号保镖,竟然……已被解决了一半?!

只剩下十几名保镖,还手持砍刀……站在原地。

这群残余保镖们面色惊恐,握着砍刀的手,都在微微颤抖。

会议室内。

所有股东们,都是面色震骇,惊恐的看着这一幕……

王丛权面色狰狞,怒道,“给我砍死他……!!谁砍死他,我奖励五百万……!!”

王丛权再次怒道……!!

唰~!!

随着此言溢出,现场的那群保镖们,彻底疯狂了!

剩余十几名保镖,狰狞暴怒……手持砍刀,疯狂挥舞着,冲袭而上……!!

五百万!

这个世界,有钱能使鬼推磨!

五百万,已经让这群保镖们,彻底豁出去了!

砍死一个人,就能获得五百万!

五百万,能改变这些保镖一生的命运啊!

五百万,能在老家买好几套房子…!五百万,就算放银行理财里,一年都能有40万的利息收入!

五百万,足够让这些保镖们,这辈子不用愁了!!

此时这群保镖们,双眼血红,怒吼着,朝着陈修冲袭而上!

一柄柄砍刀,蜂涌而至……!!

“陈修……小心……!”会议室内,宁冬夏俏脸焦急煞白,娇声叱喊道!

陈修的面色,却依旧平静淡漠,没有丝毫波动。

他顺势,抄起会议桌前的一张椅子。

拿起椅子当武器,狠狠朝着那剩余的十几名保镖,轰砸过去。

"呯……!"椅子狠狠砸在一名保镖的脑袋上。

那名保镖整个人鲜血狂吐……当场直接被砸的脑震荡……身躯直接被砸飞出去!

另一名保镖正挥舞着砍刀冲上来……结果……他还没靠近陈修呢……

‘轰……!!’一把椅子,直接对着他的胸膛,狠狠砸来。

那名保镖仿佛经历了‘胸口碎大石’一般的剧痛。

“噗……!”一大口鲜血喷出,身躯直接被砸的倒飞出去!

“呯……!呯……!呯……!!”陈修双手握着椅子,当成武器,对着那群保镖打手们,狠狠打砸!

一名又一名的打手们,直接被椅子砸中,掀飞!

这等场面,简直太过骇然……!

这,哪儿是打架啊。

这根本就是,单方面的虐杀啊!

终于,一分钟后。

仅剩下最后一名保镖,手持砍刀……孤零零的站在原地。

其余39名同伙,齐齐栽倒在地……残躯横七竖八,死伤一片,哀嚎声回荡在会议室内。

那名仅剩的保镖,手里的砍刀,都在瑟瑟颤抖。

他的双腿,犹如灌铅了一般,根本诺动不了脚步。

他,是彻底,被吓住了!

陈修手持椅子,一步一步,走到了那保镖面前。

那名保镖的双腿,都在剧烈颤抖!

一股尿骚味儿,从裤裆间溢出!

这名保镖,彻底被吓尿了!

“别……别打我……我……我自己动手……”那名保镖声音颤抖,浑身都在哆嗦。

他惊恐的扭过身,深吸一口气,而后大喊一声,直接将脑袋……狠狠朝着墙壁撞去。

‘呯!’那名保镖的脑袋,狠狠撞击在墙壁上!

墙壁上,残留下一个深深的血印。

那名保镖的脑袋,直接被撞得鲜血淋漓……他摇摇晃晃,直接一屁股栽倒在地。

会议室内,四十名保镖,全躺下了。

只剩下陈修一人,还站着。

他抬起手腕,看了一眼腕表时间,“一分半……慢了点。”

一分半钟,干趴下四十名砍刀打手。

这等速度……简直震骇惊人!

可陈修却感觉,慢了点。

按照他以前的速度,对付这区区四十个打手,一分钟以内,就能搞定了。

可现在,用了一分半。

看来,是自己当了保镖之后,缺少训练,体能下降了。

以后得多加训练才是。

陈修如是想着。

他扛着那张染血的椅子,跨过满地的残躯,一步一步走到了会议桌前。

他拍了拍王丛权的肩膀,淡淡问道,“王总,你刚才好像说……我没有资格,坐在这里?”

王丛权整个人,面色惨白颤抖,此时此刻,王丛权已经彻底懵了,彻底被吓坏了!

就连,四十名砍刀打手,都被打趴下了……

眼前这个青年,简直就是个恶魔啊!

“方才……方才……王某人,只是跟陈先生开个玩笑……陈先生,您别当真……别往心里去……”王丛权此时,也被吓怕了,惊恐之下,连连摇头,话语都开始认怂了!

就连称呼,都改成了‘陈先生’。

喜欢猛兽出笼请大家收藏:()猛兽出笼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