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你的人,好像不够我打?

而,此时。

70层,私人保镖办公室。

陈修晃着有些昏沉的脑袋,朝着办公室门口走去。

刚给宁冬夏打了个电话,宁冬夏喊他去会议室。

陈修便起身,要打开办公室门。

可,结果他刚推门,却发现,整个办公室的门,都被从外面,彻底焊死了!

办公室的门,门锁……直接被从外面焊死!

就连门框上都被焊死了。

对方为了防止他逃离,甚至,还将办公室的窗户,也都给焊死了!

陈修眸光微微一眯。

这,是有情况。

看来有人,想针对自己和宁冬夏。

陈修推了推门,发现比较费力气。

他也懒得破门,这办公室的门都被焊死。

而且,门外还有十几道气息。

那是呼吸声。

显然,对方为了防止他出办公室,在门口驻守了许多人。

陈修懒得动手,这很浪费时间。

他转身回到办公室,扭头,扫了四周的墙壁一眼。

嗯。

似乎还是穿墙快一点?

陈修想着,也没犹豫,倒退了几步。

而后,他身躯一凝,猛地蓄力,朝着办公室的墙壁……狠狠撞去。

“轰啦……!!”一声剧烈的墙壁撞碎声……席卷弥漫!

烟尘四散……!!

陈修整个人,直接将办公室墙壁,撞出了一个巨大的人形窟窿!

一墙之隔的,隔壁会计办公室。

几名女会计同事,正坐在办公室内,处理着公务。

结果只听‘轰隆’一声!

她们的办公室墙壁,瞬间被撞出一个恐怖的人形窟窿!

烟尘弥漫中。

只见一道身穿皮夹克的男人身影,直接穿墙冲了出来。

会计办公室内,所有女同事们,全都吓傻了……

一群女同事,瞪大眼睛,满脸震惊错愕……一脸懵逼的,看着这个男人???

这??什么情况?!!

“抱歉,各位美女,别介意啊,你们继续工作。我就路过而已。”陈修此时,满脸都是尘屑,他对办公室内的女同事们打了声招呼,让她们别介意,继续办公。

然后,他就当着这群女同事的面,在她们一脸震惊骇然的表情中……继续,朝着对面的那堵墙,冲撞而去……

“轰啦……!”一声巨响!墙壁再次被撞出一个人形巨坑!

陈修就这么,直接穿墙而过……

烟尘弥漫的办公室中。

只留下那群女会计同事们,呆滞坐在那儿,满脸石化,震惊……

这??

这……真的,是一个人类吗??

肉体之躯,徒手穿墙……

他,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轰……!轰……!轰啦……!!”一阵阵穿墙声,席卷弥漫!

陈修就这么,接连穿过四堵厚墙……直接穿墙,朝着会议厅的方向……疾步冲袭而去……

……

而此时。

70层,会议厅内。

王丛权和一众股东们,正坐在会议桌前,继续对着宁冬夏,展开逼宫。

“宁冬夏……你的人,根本进不来。所以……何必冥顽不灵反抗呢?浪费力气而已。”王丛权叼着雪茄,语气深邃嘲讽道。

“今日你,别无选择。乖乖将董事长之位交出来,我,可保留你的科研总监之位。”

可,就在王丛权这句话刚说完之际。

“轰……!!”突然……!一声墙壁轰塌的巨响声,猛地袭来!

紧接着,只见……会议厅左侧,那堵浑厚的混凝土墙面……直接轰塌!被轰撞出一个恐怖的人形巨洞……!!

无尽烟尘中。

陈修穿着一身皮夹克,顶着满脸的尘屑,缓缓从墙壁裂坑中跨了出来。

会议厅内,所有股东们,齐齐瞪大了眼睛……

所有人,都一脸震惊,骇然……懵逼……傻傻看着这一幕???

这??

这?!!

这忒么……什么情况?!!

所有人,全懵逼了,瞪大眼睛,满脸懵逼的看着这个……撞塌墙壁,直接闯进来的男人……

这?

这忒么,还是一个人类吗??

一个人类,肉体之躯……怎么可能,撞塌混凝土墙壁??直接从墙壁里钻出来?

这忒么……!!

要知道,混凝土结构墙壁,他的刚性,是普通墙壁的好几倍啊!!

一个混凝土墙壁……就算是用二十斤的大铁锤敲,那也要敲大半个小时,才能敲碎一些边边角角。

可,此时……这个男人,徒手肉身之躯,撞碎墙壁而来?

这特么,怕不是超级赛亚人吧?!

会议厅内。

最震惊的,还是王丛权父女。

这对父女,不敢置信的……瞪着……那道破墙而出的身影……

这??

这??!

这陈修,不是……被封堵在办公室里……用十倍的致命迷药,将其迷晕过去了吗??

按正常逻辑,他被迷晕后,不可能在醒过来啊!

要知道,那整整十倍的迷药……足矣将十个成年男性,都给迷晕啊!

陈修被迷晕后,直接就会心跳停止……再也醒不过来。

可,此时此刻。

为何?!!

这个男人……竟会破墙而出……完好无损的……站在会议厅内?!

王氏父女,面面相觑……对视一眼,皆能看到眼中的震骇!

会议厅内。

宁冬夏站在原地,美眸错愕……呆滞,傻傻的看着这个……突然穿墙而来的男人。

这一刻,她心脏……不知为何,微微一颤。

不知道是激动,还是……慌乱?

亦或者,是其他,就连她自己都难以言喻的复杂心绪。

总之,看到这个男人的出现。

宁冬夏那颗悬着的心,终于……稍稍……放松了一些。

而此时,会议厅内。

陈修掸去衣服上的尘屑。

他扫视了四周一眼。

走到了宁冬夏身旁。

“宁总,你没事吧?”陈修问道。

宁冬夏美眸复杂,摇摇头,示意自己没事。

“你怎么站着?没位子坐?”陈修扫了会议现场一样,疑惑问道。

宁冬夏心绪复杂,不知道……要怎么回答。

但她的一个眼神,已经告诉了陈修情况。

她被逼宫了。

显然,整个会议室内,这些股东们,都背叛了她。

所以,她只能孤零零的站着,都没地方入座。

陈修眸光平静,掏出一根卷烟,点燃。

然后走到会议桌前,拍了拍一名股东的肩膀。

淡淡说道,“麻烦让个座位。”

那名男股东扭头,目光冷冷瞪了陈修一眼。

男股东冷声讽刺道,“你算什么东西?区区一个保镖,也敢这么跟我说话?”

可他话还未说完,陈修直接单手一把,将那男股东给当场拎了起来。

“你……混账!你干什么?!马上放开我!!”那名男股东整个人,被悬提在半空,他蹬着双脚,惊恐剧烈挣扎。声音带着狞怒。

“让个位,逼话还这么多?聒噪。”陈修叼着烟,面色淡漠痞气,他直接右手一甩。

‘嗖……!’那名男股东,当场直接,被狠狠甩飞出去…!

“轰……!”男股东的身躯……飞出了数米远,狠狠撞击在墙壁上。

“噗!”男股东身躯摔落在地,猛地一大口腥血喷出,当场直接昏死过去。

全场,短暂死寂。

陈修拉开椅子,也没客气,直接一屁股,坐在了那张股东的位子上。

然后,他又扭头,看了一眼……一旁的一名股东。

“兄台,让个座?”陈修对一旁的男股东说道。

那名男股东,面色复杂……额头冷汗直冒。

惊恐之下,他颤抖着,急忙起身,让出了自己的座位。

陈修对一旁的宁冬夏招招手,“宁总,来……坐这儿。”

他示意宁冬夏坐下。

宁冬夏俏脸复杂,踩着高跟鞋,缓缓走来,顺势坐在了陈修身旁。

此时,有这个男人坐镇身旁。

宁冬夏那颗悬着的心,才突然安了下来。

就连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何。

似乎……

只要这个男人在身旁。

她就,天不怕地不怕。

什么都不怕了。

“好了,那啥,你们在开什么会议来着?继续吧。”陈修就这么坐在股东会议桌前,叼着烟,示意众人们继续。

‘呯!’股东会议桌,正上方,王丛权面色冷怒,一拍桌子怒道,“放肆!我未来集团高层会议,岂容你捣乱?!”

“来人!给我把他拿下!!”王丛权一声怒喝!

随着他的怒下令。

会议厅四周,一群保镖们,面色凶戾,疾步冲来!

试图就要对陈修动手,当场将他拿下!

可,陈修直接坐在椅子上,右手轻轻一抬。

直接抄起办公桌前的一张纸,赫然,将纸折叠,对着那两名冲来的保镖,轻轻一投。

‘嗖嗖……!’两张白纸,骤然爆发出一股巨力,划破空气。

朝着那两名保镖飞射而去!

“噗噗……!”两张白纸,快若闪电般,犹如锋利的两柄刀……直接插进了两名保镖的大腿肌肉内!

根据阿基米德定律……当,物体的速度,快到一定地步……

那,哪怕是最柔软的物体,都能化为,最坚硬是杀伐!

此时,陈修将两张白纸轻轻一旋……投射而出。

两张白纸的速度,快到超越音速!

那,两张白纸,便变得无比锋利!

恐怖的速度,让两张白纸,变得更刀片一样!

“噗噗……!”白纸瞬间插进了两名保镖的大腿内!贯穿了皮肤和肌肉组织!

“呃啊……!!”两名保镖两声惨嚎!!

剧痛之下,当场跪倒在地!!

俩人的大腿上,已是一片腥红不断溢出!

会议厅内,所有股东们,齐齐震惊骇然!

瞪大了眼睛!

这?!!

用两页白纸,直接插进了两名保镖的大腿内?

这,这忒么……是什么恐怖手段?!!

而此时,会议厅门外,一大群黑压压的西装保镖们,也面色凝戾,疾步冲进来……!!

一群保镖,面色凶戾,狠狠朝着陈修冲来!

就要当场将他拿下!

这群保镖,是王丛权早就提前安插在门外的!

此时,他一怒之下,将这群保镖打手们,齐齐调动进来!

试图第一时间,对付陈修!!

可,面对这群冲袭而来的保镖。

陈修却眸光平静淡漠,没有丝毫波动。

他轻轻抓起会议桌前的一盒笔筒。

抽出三支水笔,轻轻一抬手,投掷而出。

“咻咻咻……!”三根水笔,划破虚空,爆发出一股巨力……!

“噗噗噗……!”三名保镖的肩膀,直接被水笔击穿……!

三名保镖身躯,被水笔携带的巨力,当场击飞出去!!

剩余几名保镖们,试图冲上前。

可他们还未来得及上前呢。

一根根水笔,便飞射而来……!

“噗……!噗……!噗……!!”一名名保镖的肩膀,不断被水笔击穿!

不断有保镖,被击飞出去!

会议桌前,陈修用完了水笔。

然后又顺势拿起了一只水杯,直接投掷过去。

然后,是一次性水杯……

文件夹……

但凡是会议桌上,能用的文件用品……齐齐被他当成暗器,投掷了出去。

一群群保镖,措不及防,直接被轰飞出去……

场面凄惨,前所未有。

最后,陈修直接拿起一瓶农夫山泉矿泉水,朝着一名保镖……狠狠投掷出去!

噗!

农夫山泉矿泉水瓶,狠狠塞进了那名保镖的嘴里……

那名保镖一阵惨嚎,嘴里被塞着水瓶,被一股后座余力直接击飞出去……

眨眼,几分钟的时间。

那冲进来的几十名保镖,全都被击倒在地。

横七竖八躯体,栽倒在地,一片凄惨哀嚎。

场面,无比凄惨。

会议室内。

所有股东们,齐齐瞪大了眼睛,满脸震惊骇然,不敢置信的……瞪着这一幕?、

这???

而此时,陈修叼着烟,眸光平静,盯着正前方的王丛权。

“你还有人吗?这些人,好像不够我打?”陈修语气平静,淡淡问道。

王丛权:“……”

他的嘴唇微微一颤,那是狰狞,愤怒。

他当即,猛地拿起电话,直接又拨通了一个电话。

“给我调人过来!再调四十号人来……!!”

听到王丛权那拨打电话的狂妄样子。

陈修却面不改色,依旧坐在会议桌前,吞吐烟圈。

王丛权挂掉电话后,面色狰狞冷厉,怒道,“陈修,有种你别走,给我等着。”

陈修吐出一口烟圈,淡淡回道,“好,我等着。”

他对一旁的宁冬夏示意了一下,“宁董,你们继续开会吧。”

宁冬夏:“……”

此时的宁冬夏,有些担忧。

这王丛权,显然是有备而来!

她轻轻拉了拉陈修的衣服,用眼神示意道……让陈修别意气用事。

她示意让陈修,现在立刻跟她离开会议室。

此时的会议室,绝不安全。

可陈修却淡淡摇头,示意道,“别怕,我在。”

喜欢猛兽出笼请大家收藏:()猛兽出笼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