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他的躯体,百毒不侵!

“王总,你这何意?”

会议室内,宁冬夏美眸冰冷,盯着王丛权。

王丛权坐在会议桌正上方,深吸了一口雪茄,语气平静,喃喃道,“宁冬夏,我是什么意思?想必你也很清楚了。”

王丛权手指轻轻敲着会议桌面,淡淡道,“今日,这个会议室内,全都是我的人。”

“会议室外,也早已被我的人封锁把守。”

“宁冬夏,你今日,就别反抗了,何必呢?乖乖交出董事长之位,大家和气生财,也省得兵戎相见,不是么?”王丛权的语气很平静,缓缓劝道。

此言一出,空气中,一股硝烟弥漫全场。

这,王丛权今日,是誓不罢休了!

此时,整个会议室内外,全都是他的人。

里面的股东,都已被王丛权收买。

而,会议厅外,一群王丛权的私人保镖们,驻守在门外,严加警戒!

这,是要彻底逼宫,强硬夺权啊!

“王丛权,你好大的胆子,这可是在公司里!你敢武力夺权?”宁冬夏美眸冰冷如寒,冷冷盯着王丛权。

听到这番话,王丛权笑了,笑得深邃。

一旁的女儿王安娜,也是满脸讽笑。

“武力夺权?谈不上武力,只是……王某人希望,能让公司更上一层楼而已。”

“宁冬夏,再给你一次机会,乖乖……把董事长之位交出来吧。今日,交出董事长之位,我可保你平安离开。”王丛权深吸了一口雪茄,语气平静道。

“若,你不交出董事长之位。那你……绝对离不开,这间会议厅。”王丛权眼眸一眯,深邃道。

这,是威胁。

宁冬夏的俏脸,倏然一变。

她没想到,这王丛权,竟会如此大胆!

此时,在场的一众股东们,则是纷纷冷眼旁观。

无一人,出面说话。

他们都站台在王丛权一边。

此时,整个会议厅内,宁冬夏一人,孤立无援。

宁冬夏被拦在会议厅门口,她俏脸变色,情急之下,直接掏出手机,试图打电话。

一旁的保镖,一步上前,就要将宁冬夏手里的电话夺下。

可王丛权,却眸光平静,对保镖淡淡摆手示意,“不用,让她打吧。”

王丛权的嘴角,带着笑意,他倒要看看,这宁冬夏,还能有什么手段?

宁冬夏俏脸凝重,被堵在会议厅内,不让出去。

这,是被软禁了!

不交出董事长之位,王丛权绝不放她走。

这是,要彻底逼宫!

这还是宁冬夏当上董事长以来,第一次遇到如此吃瘪。

她此时,也有些束手无策,只能第一时间,拨通了私人保镖,陈修的电话。

“笃、笃、笃……”可,宁冬夏握着手机,给陈修……连续拨打了好几个电话,都无应答?

这,让宁冬夏的俏脸,倏然变色?

这?

是什么情况??

为何陈修,联系不上了??

莫非,陈修……也被买通了??

这个念头,突然浮上脑海……让宁冬夏俏脸煞白。

她当即,又给保镖头领杨风,拨打了一个电话。

可,保镖头领杨风他们,也没接电话……

这一刻的宁冬夏,俏脸,一片煞白。

她,这是真的……孤立无援了。

会议室内,王丛权淡淡看着这一幕,他的嘴角,闪过一抹阴冷弧度。

早在这场会议之前,他就已经提前,做好了一切完全准备!

那个私人保镖陈修,以及保镖经理杨风他们,全都被王丛权设下计谋,提前用高浓度迷药,将他们都给迷晕了过去。

此时的宁冬夏,可谓真正的孤立无援。

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宁冬夏,别反抗了。乖乖把董事长之位,和天醒计划交出来。我们,还能继续好好合作下去,不是么?”王丛权的声音,带着一丝劝告。

“宁冬夏,你斗不过我父亲的,乖乖投降吧。只要你臣服于我父亲,那我王家,还能给你一口肉汤喝。”会议桌前,一旁的女儿王安娜,声音带着鄙夷嘲讽,玩味儿道。

“若你胆敢反抗我王家?那我让你,连一口泔水都喝不到。”王安娜语带羞辱,冷冷讽刺道。

此时的宁冬夏,站在会议室内,孤立无援。

整个集团,所有人高管股东层,都变节,背叛了她。

她第一次,感受到无助。

……

而,此时。

未来集团,70层,保镖大办公室内。

保镖头领杨风,和那十几名手下们,此时正全都瘫软,趴在办公桌上……

这几十名保镖,都早就被迷药……迷晕了过去。

王丛权派人,暗中……从空调进风口方向投毒迷药。

随着空调开启,杨风和这十几名保镖手下,根本扛不住迷药。

直接被当场迷晕在办公室内。

恐怕,没个七八小时,怕是醒不过来。

七八个小时。

那,股东会议早就开完了。

宁冬夏,也早就被逼得,只能交出董事长之位了。

今日,一切,都在王丛权的操控掌握之中。

与此同时。

70层。

另一处,私人保镖办公室。

身为宁冬夏的私人贴身保镖。

陈修的办公室,自然是独立一间的。

此时,保镖办公室内。

陈修整个人,也正昏迷着,趴在办公桌上。

他也被迷药迷晕,昏昏沉沉的睡去。

王丛权派人,从空调进风口方向,投入了大量高剂量浓度的迷药。

并且,给陈修投入的迷药剂量,更高浓度。

用了正常人十倍的迷药剂量!

这等超高浓度的迷药剂量……足矣,将一个成年人,给活活毒死。

被昏迷过后,基本上不可能再醒过来!

王丛权这是,打算……让陈修活活毒死!

他与陈修,本就有私仇之恩怨!

陈修打残王丛权的侄子。

斩落王丛权三根手指。

这等仇,王丛权怎可能轻易善罢甘休?

趁着今天,王丛权打算一不做二不休,当场直接将陈修给迷药投毒致死!

解决掉这个心头恨再说!

而此时,办公室内。

空气中,都漂浮着剧烈高浓度的迷药。

整整十倍剂量的迷药。

陈修吸入迷药后,已经被迷晕了过去。

并且,在迷晕的过程中,他还在不断呼吸,吸入办公室空气内……残余的迷药剂量。

这等迷药吸入,会直接入侵他的心肺功能。

正常人,这么一睡过去,便基本不可能再醒过来……

而,就在此时。

正昏昏沉沉,陷入迷药沉睡中的陈修。

眼睫毛微微一颤。

陈修有些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

他支撑着虚软的身体,从办公桌前,撑起身子。

陈修晃了晃酸软无力的手臂,而后鼻子在空气中嗅了嗅。

他的瞳孔,倏然微微一凝。

这是,高浓度剂量的……医用麻醉迷药?!

虽然,迷药无色无味。

但此时,漂浮在空气中的迷药,浓度太高了。

陈修几乎一瞬间,就嗅出了不对劲。

笑气、乙醚、氯仿……

他用力嗅了几下,便分辨出了空气中,迷药的化学成分和含量。

这……漂浮在空气中的迷药含量,怕是在……整整100毫克以上吧?!

正常人的迷药含量,只需要8毫克,便能让一个成年人昏昏沉沉睡去,足矣昏睡一天一夜。

可……

此时,陈修办公室空气中的迷药含量,竟然……高达100毫克以上!

如此高浓度的迷药含量,足矣杀人致命!

陈修的眼眸眯起。

这,对方这是要……杀了自己?

一丝寒芒,在陈修眼中闪过。

大意了。

陈修原本,只是坐在办公室内,淡淡看书。

他没料到,这未来集团内,竟有人敢心狠手辣至此?竟会用下迷药这种下三滥的手段。

而且,下了如此高浓度剂量。

陈修因为大意,所以这才中招。

只不过,对方没料到的是。

陈修的身体,拥有超高的自愈修复能力。

更有超强的耐药性。

任何高浓度毒药,都能被陈修身体内的细胞,所抵御,反抗。

所以,这办公室内,整整十倍,足矣杀人的高浓度迷药,并未杀死陈修。

而他,也只昏睡了十几分钟,便睁开了眼睛,苏醒过来。

陈修拿起手机一看,看到自己的手机上,有十几条未接来电?

都是宁冬夏打来的?

陈修微微一愣,心道……不妙。

宁冬夏有事?

他急忙给宁冬夏拨打了一个电话过去……

……

此时,70层会议厅内。

宁冬夏整个人,站在门口,被几名保镖拦截。

她站在会议厅内,孤立无援。

俏脸一片煞白。

所有保镖,都联系不上。

这,是宁冬夏创业以来,遭受过最打击的一次。

眼看着,她就要被逼宫,交出董事长之位。

今日,若不交出董事长之位,宁冬夏恐怕……在劫难逃。

“叮铃铃~!”而就在此时!突然,她手里的那只华为手机,急促的响起了来电铃声!

宁冬夏俏脸一愣,拿起手机,一看来电显示:陈修!

宁冬夏的俏脸,微微一凝!!

她急忙接起了电话。

“宁总,你在哪?”电话那头,陈修的声音传了出来。

“我在70层会议厅内!你快过来!!”宁冬夏此时,第一次感觉到,找到了一根救命稻草。

她握着电话,对电话那头的陈修,凝声喊道。

她以前,都以为,自己一个人,就能扛起任何的危机。

可结果,她错了。她发现,无论她再怎么看起来外表强悍。

她终究只是个女人。

一个女人,无法扛起全局。

当她面对,各路仇敌,无数的危险时。

她,根本毫无反抗之力。

弱女子,终究无法与凶险的社会反抗。

她,需要保护。

需要一个保护者。

而此时的陈修,成了她宁冬夏……唯一的救命稻草。

电话那头,陈修语气平静,应了一声,“好,等我。”

而后,便挂断了电话。

而此时,会议厅内。

王丛权和一众股东们,皆是面色惊疑不定……盯着宁冬夏??

这??

宁冬夏这是,给谁打电话了??

此时,她的保镖,都已经被迷晕了。

她还能求助于谁?

这一刻,王丛权倒是有些狐疑不定。

四周的股东们,也是惊异,猜测不已。

“宁冬夏,你这是病急乱投医了么?”王丛权叼着雪茄,语气带着嘲讽。

“整个未来集团70层,都已经被我的人把守住了。包括这间会议厅,门外,全都是我的人驻守。”王丛权叼着烟,语气玩味儿。

“你的人,根本进不来。所以宁冬夏,何必冥顽不灵反抗呢?浪费力气而已。”

王从权的声音,很玩味儿,带着不屑讽刺。

喜欢猛兽出笼请大家收藏:()猛兽出笼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