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踱、踱、踱……’

一阵清晰,冰冷的皮靴声,回荡在身后。

那名杀手副队长,坐在车内,双手捂着自己的脖子,惊恐,骇然,浑身颤抖。

他根本都不敢扭头,往后看。

因为,他怕自己扭头的那一刻,头颅……和脖子会断裂分开。

他只能用手,用力捂着自己的脖子,不让脖子上的血痕扩散。

他不想死啊!

此时,车内身旁,坐着三具无头尸体。

只有杀手副队长一人,还捂着脑袋,面色惨白惊恐。

身后,那道军靴的声音,越来越近。

最终,一道身影,停在了大众轿车前。

陈修,一身破旧皮夹克,就这么叼着烟,淡淡看着这名杀手副队长。

“求求你……救救我……救救我……不要杀我……我,我也当过兵……我曾在西境战区……第六炮兵营,服役过七年……求求你……给我一条生路……”那名杀手副队长,声音颤抖惊恐,求饶道!

他,是真的不想死。

这世间,谁人想死?

好死不如赖活着。

面对死亡时,任何人……哪怕是屠戮无数的杀手,都会怕!

陈修叼着烟,饶有意味的,盯着这名杀手副队长。

“哦,你也当过兵么?”陈修缓缓吐出一口烟圈,“你叫什么名字?”

那名杀手仿佛找到了一丝求生的希望,连连颤抖着,汇报出自己的名字,“我……我叫……郭天营。敢问……敢问英雄……您是……哪个部队?”

杀手副队长,颤抖着,看着陈修,问道。

陈修叼着烟,深吸一口,冷漠道,“你,还不配知道我的番号。”

而后,他盯着杀手副队长。

陈修缓缓摇头,眸中带着一抹嘲讽,不屑,“堂堂西境,曾被誉为英雄战区……”

“结果,却出了你这么一个为祸世间的退伍垃圾兵?真替西境,感到悲哀。”

唰~!

杀手副队长,听到这句话,整个人的面色,彻底惨白一片。

“求求你……给我一条生路……我,我不想死啊……求求你,看在同为军人的份上……饶我一命!”这名杀手副队长此时,还不知道,自己的脖子已经被切断。他以为,自己还活着。

他以为,自己的求饶,还能有用。

所以,对着陈修,疯狂求饶。

陈修叼着烟,淡淡看着他,“你,身为退伍战士,曾在战区服役过,身为人民子弟兵,身为一名战士,可你……看看你现在,活成什么样?”

“杀手?屠夫?刽子手?你这种败类,简直丢我战区的脸,丢我炎夏战士的脸!”陈修语气平静冷漠,一声叱喝!

那名杀手副队长,面色一片惨白!

被威压震慑下,杀手副队长的嘴角,都被震的溢血。

陈修眸光冰冷,盯着他。

“给你最后一个机会。交代出你幕后指使者,是谁。”

"我可留你,一个全尸。"

那名杀手副队长,坐在车内,整个人颤抖。

他惊恐着,迟疑许久,终于……交代出了那幕后联系人。

“我……我也不知道,幕后指使是谁……我们,都是通过中间线人联系的……”那名杀手副队长,声音颤抖,没有隐瞒,交代道。

“只有中间人,才知道雇主的联系方式……我们,只负责杀人……收钱……我们真的不知道……”那名杀手副队长,声音惊恐,颤抖着回答道。

“这…这是中间人的地址……”副队长颤抖着,从衣服口袋中,掏出一张名片,递给了陈修……

陈修接过名片,看了一眼。

名片上,写着,是一个【信息咨询事务所】。

地址,沪海市,淮海路66号。

陈修收过名片,掐灭烟蒂。

淡淡转身。

“黄泉路远,上路吧。下辈子,做个好人。”

他将烟蒂丢在地上,踩灭。

而后,踩着军靴,一步一步离去。

只留下那名杀手副队长,依旧坐在大众轿车内。

“噗嗤……!”杀手副队长的脖颈上,血口不断涌现。

无尽的殷红,不断飞溅而出!

那名杀手副队长,就这么捂着自己的脖子,最终……坐着,惨死在大众轿车内……

如他所愿。

陈修最终,留了他一个全尸。

让他人头不落地。

也算是,死的有所尊严。

不远处,街头。

陈修一步一步,朝着原路返回走去。

一路上,他擦拭了一下,手里那柄手术刀。

而后,收回衣袖内。

他掏出一根烟,点燃,深吸一口。

然后,用华为军用手机,拨打了一则电话。

“西境战区吗?”

“我是代号,阿修罗。”

“西境战区,一名退伍兵,郭天营,涉嫌当职业杀手,现,已被我灭之。你西境战区,立刻将此人除名。摘掉一切应有战士荣誉。知否?”陈修握着电话,对着那头,声音冷漠吩咐道。

电话那头,那名军人声音凝重,应道,“是!遵命!阿修罗大人!”

挂掉电话,陈修叼着烟,缓缓走回到了枪战案发现场。

此时,整个案发现场,已是一片狼藉。

几名杀手的尸体,栽倒在地上,腥血淋漓。

其中,宁冬夏的保镖团队,也损失惨重。

死了四名保镖。

保镖的尸体,就横在街道中央。

而剩余的几十名保镖们,人手举着一块防爆盾,围拢成一排人墙,抵挡守护在宁冬夏的轿车前。

时刻警惕,保护着宁冬夏。

而保镖头领杨风,此时,整个人在跪在地上,双手不断溢血,紧紧握着防爆盾,面色复杂。

他依旧,没有从方才那场战斗中,回过神来。

方才,杨风整个人,经历了生死一劫。

此时,无法拉回思绪。

陈修叼着烟,走到他面前,轻轻拍了拍他肩膀。

“没事了。”陈修声音平静,淡淡回道。

杨风整个人一愣,颤抖着,这才一撅一拐的起身。

此时的他,浑身都是伤。

虎口冒着腥血。

整个人凄惨无比。

陈修叼着烟,来到了宁冬夏的轿车前,敲了敲车窗。

“宁总,没事了,都处理掉了。”陈修语气平静,缓缓说道。

宁冬夏坐在轿车内,那紧绷凝重的俏脸,这才终于,松懈了一些。

看到保镖陈修,安然无恙的回来。

宁冬夏的心,不由得也放心了下来。

“那些……杀手呢?”宁冬夏声音凝重,轻声问道。

“都处理了。”陈修语气平静,淡淡道。

听到这句话,宁冬夏整个人,大脑有点懵。

处理了?

“他……他们……都死了吗?”宁冬夏声音复杂,带着一丝震惊,问道。

“是。”陈修点点头。

宁冬夏:……

此时的她,俏脸变得有些复杂,担忧。

“你……快逃吧。这里是闹事区街道中心!遍布监控!你杀了人,逃不掉的!”宁冬夏此时,脑海中,只剩下慌乱,紧张,以及失措。

“虽然你是自卫,但……你杀了那些杀手,这在法律上,很难判定!他们有可能会告你,防卫过度!按照你的情况,最少也是判五年起步……”宁冬夏声音凝重,提醒道。

“我会为你准备好出城的机票。陈修,这些日子,谢谢你保护我!我会一次性支付你一年的薪酬!你,快逃吧!”宁冬夏美眸凝重,丝毫不开玩笑,郑重道!

陈修,今日为了保护她……在大庭广众,当街杀人。

这,可是重罪!

若论及起来,可是要判刑的。

纵使是自卫,那也是防卫过度!

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而且,陈修一旦坐牢。

那,幕后的杀手组织势力,恐怕……不会放过他!

在监狱里,陈修怕是也,在劫难逃!

宁冬夏处于担心陈修的安危考虑,所以……最终决定,让陈修逃。

逃离江南。

听到这个女人的话。

陈修叼着烟的嘴角,不由得闪过一抹弧度。

“宁总,我跑了,你怎么办?那群杀手,幕后势力,不会放过你。”陈修淡淡问道。

这一刻,宁冬夏呆滞了一下。

“我……我会找其他专业保镖,保护我……”她迟疑着,说道。

陈修眸光平静,缓缓吐出一口烟圈,“放心吧。”

“那些杀手,都被我伪造成了,双方枪战火拼,自杀的现场。”

“至于案发现场,所有摄像头,早已被我击碎,没有人,能看到现场的凶案情况。”陈修语气平静,缓缓说道。

他,身为一个特工,这种最基本的常识,又怎会不知道?

他的每一次杀人,都是在做局。

有时候,为了掩盖杀人的目的和动机。

他会在杀人时,提前想好局。将杀死的目标,伪造成自杀,或者其他意外身亡。

这,对于一名阿修罗而言,简直是再简单不过,家常便饭。

否则,海外,每年都有那么多重要人物,突然意外身亡,难道真的都是意外吗?

听到陈修的话。

宁冬夏整个人,愣住了。

尽管她还是有些不信。

但,陈修却拍拍胸脯,对她保证,这件案子,查不到他头上来。

不知为何,见这个男人,如此胸有成竹的样子。

宁冬夏,竟然出奇的,相信了这个男人。

最终,宁冬夏复杂点点头。

陈修重新安排了保镖队伍。

让这群保镖们,形成军用防御阵列。

一排车队,在高度警惕下,缓缓飞驰……驶离了凶案事发现场……

一路上,奔驰车队行驶在昏暗的街头。

宁冬夏坐在车内,长发有些凌乱,俏脸复杂。

她扭头,轻声问道,“陈修,有问出,那群杀手的幕后势力,是谁吗?”

一旁的陈修,叼着烟,眸光平静,淡淡摇头,“暂无。”

听到这句话,宁冬夏的心中,闪过一抹复杂。

这?

究竟是谁派来的杀手?

到目前为止,连幕后指使是谁,都没查出来。

还有,那个潜伏在公司中的商业间谍,又会是谁?

这两者之间的幕后主谋,会是同一个人吗?

许许多多事情,混杂在一起,让宁冬夏的心绪,无比复杂。

坐在轿车内的陈修,深吸了一口烟,突然有意无意的问道,“宁总,我很好奇,你身上究竟有什么?为何对方不惜下血本,如此三番五次的来行刺绑架你?”

这一刻,宁冬夏的俏脸,闪过一抹复杂深邃。

她摇摇头,说道,“我也不知道……可能,我公司……在发展过程中,得罪了一些人吧。都是商业上的斗争。”

宁冬夏解释道。

可,陈修却从她的瞳孔眼神中,看到了一丝端倪。

因为,宁冬夏在说话的时候,她那对绝美的瞳孔,不自觉的,往左边车窗,挑了一眼。

根据人体心理学,当一个人在撒谎时,她的瞳孔眼睛,会不自觉的……往左边看。

因为,左半边大脑,控制着语言和逻辑功能。

所以,当宁冬夏在撒谎,掩饰……思考的时候。

她需要动用逻辑思维,重新编制一个谎言结果出来。

她的瞳孔眼睛,便会不自觉的往左边挑。

这说明,她在利用惯性逻辑思维,撒谎。

陈修看在眼里,却并未点破。

他已经隐隐察觉到,这些杀手,或多或少,与宁冬夏手里,那份天醒计划的秘密有关。

天醒计划?究竟,是何秘密计划?

竟能让幕后黑手,如此三番五次,不惜一切成本,来行刺绑架?

陈修叼着烟,眸中,闪过一抹深邃。

获取,宁冬夏天醒计划的秘密资料。上缴给山海阁。

这,也正是他此次的任务目标之一。

陈修吐出一口烟圈。

眸中,闪过一抹深邃。

看来今晚,他要抽个时间,连夜去拜访一下,那位杀手中间人呢。

……

而,与此同时。

深夜。

沪海市。

百家别墅内。

白子骄,正躺在沙发上,嘴里叼着一根雪茄,淡淡吞吐烟圈。

“叮铃铃~!”

就在此时,突然,一则电话响起。

白子骄眸光平静深邃,接起了电话。

“如何,人……抓到了吗?”白子骄声音平静,对着电话那头,淡淡问道。

可,电话那头,手下声音复杂,迟疑着,缓缓说道,“禀公子……任务……失败。所有杀手,全部阵亡……”

唰~!

听到这句话,白子骄的眼眸,倏然一凝!

握着电话的手,也是微微一紧。

“废物。”他握着手机,声音冰冷如寒怒道。

电话那头,手下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线索,处理干净。”白天骄语气冰冷如寒,冷冷道。

而后,他直接挂断了电话。

喜欢猛兽出笼请大家收藏:()猛兽出笼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