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刀名,浮屠!

“放肆……!何人敢擅闯?!你知道躺在病房里的那位是谁吗?是当红影视天王,林子凡!你敢捣乱擅闯……找死吗?!!”那群保镖们声音凝戾,怒叱道!

“区区一个戏子,焉敢封锁病房?占用医疗资源?滚!”陈修面色凝冷,推着病床担架,一声怒喝!

他右手一抬,直接一掌,将冲上来的一名保镖轰飞!

而后他推着病床担架,直接冲撞开了那群黑衣保镖!

那群黑衣保镖们当场被撞得倒飞出去,腥血飞溅,场面凄惨!

陈修推着病床担架,直接疾步冲到重症病房前。

"呯!"他狠狠一脚,将重症监护室的门给踹开!

“所有医护人员,全部滚出去!我要手术!”陈修推着担架冲进病房区,怒道!

病房内,所有正在照顾大明星的女护士们,都被吓住了。

病房的正中央,大床上。

明星林子凡也是被吓得一跳,好半天才反应过来。

“放肆!你是谁?胆大包天,敢闯入我林子凡的病房?!你难道不知道……整个重症病房楼层,都被我包了吗?!”林子凡从病床上起身,瞪着那冲进来的青年,怒道!

可,当看到那名……推着担架床的青年面容时……

林子凡整个人,愣住了??

嗯?

此人五官面容,有些熟悉??

等等?!

这他吗!这他吗不是……宁冬夏那个贱人婊子的保镖吗?!!

“是你?!你他吗还想找死吗?!敢闯入我的病房??”林子凡面色狰狞冷厉,怒道!

陈修眸光冰冷,直接推着担架床,冲上前。

而后一把将林子凡整个人,从病床上拎了起来。

“管你是谁,滚出病房,我要手术。”陈修的声音无比冰冷道。

林子凡被他拎下病床,整个人面色狰狞厉怒!

“你要干什么?!你知道我是谁吗?!耽搁了我的病情,你赔的起吗?!我一分钟几百万上下!!”林子凡愤怒威胁道!

他可是堂堂天王明星!

粉丝无数!

何曾受过这般羞辱?

刚住进的医院病房,竟还要被赶出来?

这,简直让他气炸!

陈修扭头,猛地一把揪住他的衣领,将他揪到面前。

陈修狠狠抽了林子凡一巴掌!

然后指了指身前,那位躺在病床上的老患者。

“那你又知道,他是谁吗?”

林子凡面色愤怒,不屑道,“这一个糟老头子,他是谁…关我屁事!”

“啪……!”陈修狠狠一巴掌,再次抽在林子凡脸上!

抽的林子凡面颊红肿,如猪头一般!

“他一分钟,几十万条人命!你耽搁的起吗?!”陈修声音平静冷怒道!

林子凡整个人,被抽得差点吐血。

他有些愣住了?

一分钟,几十万条人命?

不过林子凡很快就被愤怒冲昏了头脑,也丧失了应有的理智。

“你……你,敢打我?!我……我要让你付出代价!!”林子凡彻底怒崩溃了,双眼血红,抄起一旁的凳子,就要冲过去!

此时此刻,这位大明星,哪儿还有风度气场?

只剩下狰狞愤怒。

“岂有此理!住手…!”就在此时,一声厉喝传来!

病房门外,吴剑上将,面色凝戾疾步上前,一把抓住了林子凡的手腕。

病房外,院长常书石,和宁冬夏,以及那群大夫们,此时也疾步赶到现场。

林子凡扭头望向吴剑。

“你又是谁?!放开我!否则我连你一起打!!”林子凡怒道!

林子凡被怒火冲昏头脑,此时……根本没有看清吴剑身上的那一身武将服。

随着林子凡这句话说出口。

病房门口……院长常书石的面色……倏然骤变……

其余的一群医生大夫们,也是面色复杂难看……

这……

这个戏子男明星,也太……胆大包天了吧?

这戏子,怕是不想活了吧?

敢……对吴剑战将……如此说话?

而此时,吴剑面色平静。

他单手一拉,缓缓卸去身上的军装外套。

“这一巴掌,是为我父亲。”吴剑声音冷厉,说完!

他直接抬手,狠狠一巴掌,抽打在林子凡脸上!

‘啪……!!’剧烈的耳光声,清晰回荡病房!

林子凡整张脸,刹那间……扭曲,变形……

他的身躯,被一股力道掀起,整个人直接被抽飞上半空。

“噗……!”半空中,林子凡口中,满口碎牙,混杂着血水,喷涌而出……

他的身躯,被抽的倒飞出数米远。

而后,‘呯’一声!

狠狠栽倒在地!

“噗!”林子凡双眼一瞪,口吐血水混杂白沫,当场昏厥晕死过去…!

整个病房内,死寂一片。门口的医生们,大气都不敢喘息一下。

所有人,都被吴剑这雷利霸气的手段,给震住了。

“我今日出手,算违法军规。等我父亲病好,我会亲自上军事法庭,接受惩戒。”吴剑眸光扫视四周一眼,缓缓说道。

四周,那群医生们,谁敢回话。

吴剑转身,看了一眼陈修。

凝重道,“陈先生,我父亲,交给你了。”

说完,他转身出去,就这么走到重症病房门口,站立在那儿。

一人之姿,驻守门外。

病房外的院长,宁冬夏们……等一众医生们,急忙跨进了病房内。

一群西医人员,站在一旁,围观审视着陈修的治疗现场。

对于这个突然冒出来的中医保镖……

这群医生们,还是不相信。

就连宁冬夏本人,都不太相信陈修……

而至于,病房外,那个被一巴掌抽飞,栽倒在地上昏厥的林子凡,则是被几名医护人员抬着,离开了现场……

整个重症监护室病房内,只剩下陈修一人,主导全场。

“替我准备银针。”陈修声音凝重,对医护人员吩咐道。

沪海医院,是西医主科。但医院内还是有小类别的中医。

所以,还是有一点中医设备的。

几名女护士面色凝重,急忙去取来了银针。

陈修眸光冷漠,检查了一下这些银针。

银针,乃是中医学专用。

炎夏古人,研发中医。

利用针灸,刺入人体穴位内,刺激身体细胞,让穴位疏通,达到治疗的效果。

此时陈修看了这些银针一眼,虽然这里的设备很不全,这些中医的银针也不够专业,针头以及材质,都很次。

但时间不等人,在这种恶劣情况下,陈修只能将就着治疗了。

他将24根银针消毒,而后……一根一根的,扎入病患的二十四门命穴内!

四周,所有的医生们,院长,宁冬夏……齐齐面色凝重,盯着陈修行医的动作。

宁冬夏美眸凝重,不知为何……她总感觉,此时此刻的陈修,好陌生?

那个西装笔挺……站在病床前,一丝不苟的进行着针灸治疗的男人,竟然仿佛变了一个人,气息冷傲,孤独,宛若一尊站立世间的佛。

针灸,进行了十分钟左右。

一根根银针,已经扎满了病患的全身。

一旁的院长常书石,和那群医生们,对此将信将疑。

就连宁冬夏,也是满脸惊疑不定……

他们是自身的西医学专家,对于陈修的中医套路,自然是不信。

在西医眼里,一切中医……都是肯蒙拐骗,没有理论依据的医学,都是诈骗唬人而已。

而面对,四周那群西医们狐疑不定的目光。

陈修却面色平静冷漠,一丝不苟。

当他真正开始行医救人时,他的心神,在无旁骛。

他小心翼翼地,用24根银针,封上了病患的穴位命门。

而后,他右手轻轻一旋。

‘铮。’一道金属轻鸣。

一柄锋利的银色刀刃,从他衣袖间,缓缓浮现。

银刀,长17厘米。

形如柳叶。

刀身上,密密麻麻雕刻着一道道佛教铭文和浮屠雕像。

此刀,以刀身图腾命名。

刀名——浮屠!

随着此刀出现的瞬间,空气中,一股肃杀之意,瞬间席卷!

重症病房内,所有围观的医护人员们,皆是面色一惊,往后倒退了几步。

所有人,都被这柄锋利狰狞的银刀,给吓住了。

杀气好重的刀。

宁冬夏俏脸一凝,紧紧盯着陈修手中,那柄锋利的银刀。

这柄刀,在她第一次见到陈修时,陈修便曾使用过这柄刀杀人。

只是那次,宁冬夏并未看仔细。

而今,她终于能仔仔细细,看清这柄造型古怪的匕首了。

身为西医学博士的宁冬夏,敏锐的嗅觉告诉她,这柄刀……是手术刀。

刀身如柳叶般构造,只为了切割人体组织所用。

这是一柄手术刀!

这一刻的宁冬夏,有些错愕震惊?

她直至此时才发现……

陈修随身携带的匕首武器,竟是……一柄手术刀?!

他不是雇佣兵出身吗?

一个雇佣兵,怎会随身佩戴一柄手术刀?

而且,那柄手术刀的造型,如此狰狞怪异,让人毛骨悚然?!

这一刻的宁冬夏,对陈修……更看不透了!

而与此同时。

正驻守在病房门口的吴剑,也嗅到了空气中弥漫的淡淡血腥杀气。

他倏然扭头,剑眸紧紧盯着病房中,陈修手里的那柄匕首刀刃。

这?

好强的血腥杀气。

这一刻的吴剑,面色凝重。

他从军多年,战场杀戮无数。

可就连他吴剑,都未曾见过……这般恐怖血腥的兵器……

那个青年手里的刀,究竟杀过多少人?

但吴剑此时,也不敢多想。

他只希望这个青年,能赶快救活自己老父亲。

陈修手持银刀浮屠,用酒精喷洒,而后点燃。

烈火点燃浮屠刀。

高温将刀身消毒。

而后,陈修握着这柄银刀,倏然对准了病患的头颅方向,手起刀落,快速一刀落下。

“噗。”一刀,直接将病患的头颅肌肤血管,给切割开。

乌黑色的血,瞬间涌出!

病床上,患者吴青山的心跳,突然加速了!

血压急速下降!

吴青山从昏迷中被痛醒,剧烈咳嗽起来!

每咳嗽一下,口中都被咳出一大口黑血!

吴青山的面色,则是更加惨白虚弱!

刷~!!

见到这一幕,院长常书面色大变!

四周所有医生们,包括宁冬夏,也是面色难看!

这!这简直是胡闹!!

一通乱治之下,竟然还……一刀切破了病患的头颅肌肤血管?!

此时病患心跳加剧,血压急速下降……这是濒临死亡啊!

“放肆!你个庸医!!你这哪是救人?!你这是杀人!!”院长常书石面色冷厉怒喝道!

病房门口,吴剑也见到了父亲那凄惨的模样!

吴剑的面色,无比难看凝重。带着一丝懊悔!!

自己的押注,错了?

眼前这个西装青年,只是糊弄??并非真正能救父亲?

“快滚开!!中医害人!!中医害人啊……!!”院长常书石疾步冲上前,一把将陈修推开!

喜欢猛兽出笼请大家收藏:()猛兽出笼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