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大规模械斗!

随着陈修的到来。

40层办公区内。

那群保安们,纷纷抬头,目光不善阴冷的盯着他。

陈修叼着烟,一步一步,缓缓朝着40层办公区走来。

四周,一群保安们,甚至已经围拢了上来。

目光不善,带着一丝挑衅和杀气。

按职位论排,陈修是私人保镖,但宁冬夏已经将整个集团大厦的保安部门,都交给陈修来管理掌控。

所以,这群集团保安部门的人,都应该听命于陈修。

但,此时的情况,显然不是如此。

这群保安们,根本不听陈修的。

“你来干什么?”那群保安们围堵上来,将陈修团团围住,冷冷叱问道。

陈修叼着烟,眸光淡然,“找你们郭经理。”

那群保安们神色不善,“我们郭经理,也是你想见就能见的?你算什么东西?”

其中一名保安甚至直接伸手,直指着陈修的面,辱骂道,“你以为当了个董事长保镖,就能作威作福了?真当自己是个人物了?你不过就是一条狗!滚!”

陈修叼着烟,并未回骂过去。

而是直接抬手,一把抓住那名保安的手指!

‘咔嚓……!’一声!!

君子动手,不动口。

陈修才懒得开口回骂。

有啥事儿?先打了再说!

“呃啊……!!”那名保安面色狰狞颤抖,猛地一声惨嚎……!!

剧痛撕心!!

四周的保安们,先是一愣?所有人都有些反应不过来。

他们没料到,这个陈修……竟然说动手,就动手?都不带含糊的??

“找死!!兄弟们,抄家伙……!给我上!!”几秒种后,那群保安成员们,才终于反应过来!

一群保安们面色狰狞,怒吼!

这个陈修,简直不想活了!这,敢在他们保安部门的地盘上,动他们的兄弟?

这简直是找死啊!

哗啦~!!

四周一群保安们,猛地抄起一旁的铁棍,钢刀……朝着陈修,狠狠冲袭上来……!

陈修叼着烟,眸光淡漠,面不改色。

他右腿猛地一抬,一记高抬侧踹。

“轰……!”直接一脚,将一名冲上来的保安给踹飞出去!

“噗……!”那名保安身躯在半空中倒飞,口中苦胆汁狂喷。

‘轰啦!’那名保安被踹飞出了数米远,身躯狠狠撞击在身后墙壁上。

他的身躯落地,大口吐白沫·。

手里的那柄钢刀,直接摔落在地。

场面,刹那间,寂静了几秒钟。

下一秒,所有保安们才反应过来。

“上!弄死他……!!”保安们面色狰狞,已经彻底失控!!

这群保安们,疯狂抄起家伙!

他们在办公场地内,随时都藏有管制刀具。

这群保安,这些年,在经理郭锋的带领下,早已变成了一群,痞子混混一样。

没有规则可言。

面对这群汹涌而来的保安人海。

陈修缓缓吐出一口烟圈,而后伸手,挽起了自己的衣袖。

“想死么?”

“地狱路远,我送你们一程。”陈修的声音,平静淡漠,回荡在空气中。

他直接一巴掌,将一名拦路的保安当场抽飞出去。

而后,一步一步,踏步而上。

谁敢拦他者,直接被轰飞。

竟无一人,能阻他。

……

而此时。

未来集团,顶楼。

董事长办公室。

宁冬夏,正坐在办公桌前,美眸平静,淡淡处理着集团事务。

“咚咚咚。”就在此时,突然办公室的门被敲响。

“进。”宁冬夏淡淡回了一句。

门被推开,女秘书丁雪,踩着高跟鞋,小心翼翼走进了办公室内。

她倩身,恭敬行礼汇报道,“禀宁总,接到消息……几分钟前,您的私人保镖陈修,孤身一人……闯入了40楼的集团保安部门,似乎……是和保安部发生了肢体摩擦,有大冲突要发生……”

女秘书丁雪,声音凝重汇报道。

“哦。”听到这番话,宁冬夏却并未有什么波澜,而是缓缓点头,“随他去吧。”

女秘书丁雪微微一愣:……

“宁董,您是打算?”丁雪声音有些迟疑,她似乎揣摩到了宁总的用意。

“集团安保部现在什么样,你也看到了。”宁冬夏一边办公,一边淡淡道。

“有一个搅屎棍去处理一下,也好。省得我费心。毕竟这么高的年薪,总不能让他白拿。总得替我办点事。”宁冬夏语气平静,淡淡回道。

让陈修,去针对保安部门。

正是她一手所策划。

未来集团的保安部门,权利体系比较特殊。

整个保安部门,并非归她宁冬夏所掌控。

集团保安部门,是集团的另一个股东,王从权所控制着。

可以说,整个保安部门,都是王丛权的人马。

保安部门在王丛权这座靠山的倚仗一下,在集团内部作威作福,而且带坏风气。

早已被无数同事们厌恶憎恶。

但迫于王从权这个总经理的身份,这个集团股东的权威之下。

所以,无人敢对付保安部门。

就连宁冬夏,也无权对付。

所以,宁冬夏正因为不相信这群集团保安。这才特地自己花钱,雇佣了一支保镖团队,全天候保护自己安全。

而今,随着陈修的入职。

宁冬夏,正在下一盘棋。

一旁的秘书丁雪,俏脸上闪过一丝明了。

丁雪点点头,“是……属下明白了。那,我们先,按兵不动?”

宁冬夏继续低头办公,淡淡回了一句,“正常办公吧,这些事情,先别管了。”

丁雪点头,倩身退下。

只留下宁冬夏一人,继续待在办公室内,处理着公务。

只是,她那精致如琢的俏脸上,却闪过一抹深邃。

从陈修入职开始。

她便精心安排了一场局。

陈修,就是她的刀。

借刀,斩人。

她要借陈修这把刀,对付整个保安部门!

借此机会,她也能顺便,考研一下陈修的处事能力。

以及,他是否真的,值这500万的年薪?

……

而此时。

未来集团,40层楼内。

一场前所未有的聚众械斗冲突,正在展开!

而且,场面越发失控!

陈修一人,单手插着裤兜,眸光平静,一步一步,朝着前方,保安经理的办公室走去。

四周,黑压压一片的保安人海,手持铁棍,钢刀……疯狂劈砍而来!

陈修眸光平静,眼眸微微一眯。

下一秒,长腿猛地一招,横扫千军!

“呯、呯、呯……!!”四周一群保安们,直接被扫飞出去!

一道道人影横飞,场面凄惨无比!

“住手。”就在此时,突然……前方的保安经理办公室内,传来了一道浑厚深邃的声音。

随着这道声音的出现。

现场,那无数的保安们,这才终于……停止了打斗。

数百名保安,手持铁棍,钢刀,将陈修整个人,层层包围在中间。

数百道如光锐利的杀机,齐齐锁定在他身上。

如果眼神能杀人,那此时的陈修,已经被杀了数百次。

“让他进来。”那间经理办公室内,又传来了一道平静深邃的声音。

随着这道声音的出现,前方的保安人海,缓缓让开了一条道路。

似乎,是让陈修前行。

陈修倒也不惧,叼着烟,一步一步,走到了那保安经理办公室前,推开门,走进办公室。

只见办公室内,集团保安总经理,郭锋,正面色深邃,坐在椅子上,翘着二郎腿。

他面前放着一碗鲍鱼海鲜粥。

郭锋正一边抽着雪茄,一边喝着鲍鱼海鲜粥。

一脸享受,不亦乐乎。

只是,在郭锋拿勺的右手上,还缠绕着绷带。

那是两天前,和陈修比手劲时,被捏碎掌骨,留下的旧伤。

郭锋喝了一口海鲜粥,抬眸盯着陈修。

他的眸中,闪过一丝惊异?

这个陈修,此时此刻,不应该身中剧毒……被送进医院了么?

为何,他此时还能完好无损的……站在这里?

但郭锋表面依旧佯装很淡定。

“陈兄弟,你身为保镖,不应该待在宁总身旁,保护老总安全吗?你来我这保安部门做什么?”郭锋叼着烟,眸光深邃,看着他,“你难道不知道一句话,井水不犯河水么?”

陈修面色平静,叼着烟,径直拉开一张椅子,毫不客气的坐下。

而后,他也抬眸,盯着郭锋。

“郭经理好雅兴,早餐很丰盛呢。”陈修语气平静,淡淡道。

“只是郭经理,你这鲍鱼海鲜粥,未免荤料太少了,不如……我帮你加点料?”

陈修说着,直接从皮夹克口袋中掏出四只活生生的毒蝎子,一把丢进了郭锋面前的粥碗里!

唰~!

郭锋整个人面色骤变,身躯惊恐,条件反射的连忙倒退!

看着那几只,在粥碗里扭动攀爬的狰狞活蝎子……郭锋只感觉头皮发麻。

这可是剧毒蝎子。

稍不小心被咬一口,就要人命啊!

“陈修……你这是何意?!”郭锋面色震怒,瞪着他怒道。

哗~!

保安经理办公室外,那群保安同事们,齐齐围堵住了整个办公室门口,杀机汹涌!

数百号人,今日……是不打算放陈修离去了。

“郭经理,你自己投毒的毒物,自己还不知道吗?”陈修叼着烟,饶有意味的看着他。

郭锋满脸震怒,佯装不解道,“放肆!我完全不懂你在说什么?!”

陈修眼眸的更深邃了,“哦,是么?那我办公室里,那条眼镜蛇,那十几只毒蝎子,不是你放的?”

保安经理郭锋果断否认道,“什么眼镜蛇?什么毒蝎子?我怎么会知道?你这是诬陷,栽赃陷害,陈修!这件事我要上报董事会!我郭锋行的正,坐的端,岂容你这般诬陷?!”

郭锋理直气壮怒道。

“是么。”陈修无奈摇摇头,“既然郭经理不承认,那也没办法。”

“郭经理,今日来此,顺便提醒你一声。提前准备好住院的床位。以免到时候,重伤住院都要排队。”陈修叼着烟,语重心长,一字一句说道。

喜欢猛兽出笼请大家收藏:()猛兽出笼新更新速度最快。